首页  »  综合小说  »  【宸月】(特典)作者:乌蒙小燕加载中加载中
【宸月】(特典)作者:乌蒙小燕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草比克视频

地址发布页: 永远不丢失地址:
特典大肚H

  这是冷宸月还没有死前,以禄王妃的身份住在禄王府的故事。

  自从冷宸月怀孕後,轩辕尧旭就自动禁了欲,但他一向性欲旺盛以前几乎夜
夜都要与冷宸月欢爱,现在突然禁欲简直要他的命,但为了冷宸月肚子里的孩子
的安全著想,他只能咬牙忍耐。这一忍耐就忍了好几个月,眼看冷宸月的肚子越
来越大,身材越来越丰腴,越来越有味道,轩辕尧旭再也忍不住了。轩辕尧旭跑
去去找段御医问了怀孕期间其实也能做,只要温柔一点就行了,他再也等不及当
晚就行动了。

  「月儿!」晚上,轩辕尧旭服伺冷宸月洗完澡上床後,一上床就伸手摸冷宸
月的光滑如玉的手,声音沙哑地轻唤道。

  「干嘛?」冷宸月已经闭上眼睛要睡了,不耐烦地冷声问。自从怀孕後,他
的身体非常容易疲倦,人也变得非常容易嗜睡,一靠到枕头上就睡意浓浓。

  「月儿!」轩辕尧旭没有回答,又叫了一声,声音更加沙哑暧昧,手直接摸
上了冷宸月的腰。冷宸月因为怀孕的关系,腰变粗了不少,但却一点也不难看,
反而更添了几份韵味,更吸引某个色狼了。

  「你到底想干嘛?」冷宸月睁开眼睛转过头瞪丰他,不悦地骂道。这家夥搞
什麽鬼,半夜三晚不睡觉,在这里无良的扰人清梦,他不知道自己怀孕後特别嗜
睡吗!

  「我……」轩辕尧旭望著冷宸月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火热的大手从冷宸月
腰上滑到了冷宸月同样丰腴不少的俏臀上。「不想干马,我想干你!」

  「滚!」冷宸月立刻赏了他一记白眼,凶狠地打开他的色手。

  「月儿,我真的好想你!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抱你了,你就可怜可怜我,让
我骑一次吧!」轩辕尧旭不以为然,厚脸皮的又伸手抱住冷宸月,嘻皮笑脸地坏
笑道,声音甚是下流。

  「滚开,你死这下流东西,没看到我怀孕了吗!」冷宸月立刻羞红了脸,恼
怒地骂道,想要推开他。男人平日也算温文尔雅,说话有时还挺文绉绉的,可是
只有他们二人在一起时,就像外面的贩夫走卒、地痞流氓一样,语言甚是粗俗下
流。

  「我不滚!人家的小弟弟已经好些日子没有泄过了,我的好人儿你就发发慈
悲,用你的小屁股帮我消消火,让我骑你一次吧!」轩辕尧旭死活不肯放开,可
怜兮兮地哀求道,哪还有半点王爷的样子。

  「闭嘴,你再敢说这些污秽无耻的话,我就宰了你!」冷宸月的玉脸更红了,
想要用力推开他,无奈他现在肚子太大,行动非常不便,根本不是男人的对手。

  「月儿,你何出此言?我说的可是正经话,哪里污秽无耻了?我的小弟弟真
的想你的小屁股,想要你的小菊花帮我消消火,你就依了我吧!不然今晚我就不
让你睡了!」轩辕尧旭紧紧抓住他想挣扎的双手,无赖地邪笑道。

  「你敢!如果你今晚敢碰我一下,我就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冷宸月凶恶
地威胁道,心里却真的有些害怕男人今夜真的不让他睡了。男人的性格他了解,
虽然平日对自己千依百顺,但如果他真想要做什麽时,尤其是在房事上,却独断
专行,完全不会听自己的。

  「好!娘子,你就看我到底敢不敢!只要今夜能狠狠骑你几次,就算被你扒
皮抽筋,相公我也甘愿!你没听人说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我只要娘
子菊下死,我做鬼赛神仙!」男人哈哈大笑,邪佞地望著冷宸月,开始动手脱冷
宸月的衣服。他早就想好了如果月儿不依他,他就来个霸王硬上弓。

  见轩辕尧旭是动真格的,冷宸月不禁有些惧怕,如果男人真如他所言狠狠做
上几次,自己肯定会被他累死的,不如就依了他这一回,随便让他做一次然後放
自己早些休息好了。而且他确实已经很久没有和男人做了,男人这些日子肯定也
憋坏了,不然他也绝不敢想要硬来。冷宸月望了望一脸急色,活像几百年没有做
的男人,心软了。

  「说好了,你只做一次,不许多做!」冷宸月放弃挣扎,转开头红著脸低声
说道。

  「好!我发誓我只做一次,我的好月儿,你真是太好了,相公好爱你!」轩
辕尧旭立刻高兴地点头,开心地吻了下冷宸月的红唇後,就把冷宸月的衣服脱光,
然後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个精光,露出了精壮结实的身体。

  望著男人完美健壮的身体,冷宸月的脸更红了,虽然同是男人,轩辕尧旭有
的东西他一样不少,但每次看到轩辕尧旭在自己面前赤身裸体,他就是会觉得不
好意思。

  轩辕尧旭没有给冷宸月害羞的机会,随便亲吻抚摸了冷宸月的身体几下,抬
起他的双腿就要插进去。平时他绝对不会这麽猴急的,他会慢慢的逗弄冷宸月,
先搞一大堆前戏让冷宸月欲火焚身,受不了自己求他。但今天他已经好久没做,
他没耐心挑逗冷宸月了,他要赶紧插进冷宸月的身体里,解放自己的欲望,帮他
的阳物立刻消火。

  「等等!」就在轩辕尧旭激动万分的要插进时,冷宸月推开了他。

  「月儿!」「箭在弦上」的轩辕尧旭沈下俊脸,生气地望著他,以为冷宸月
反悔了。

  「你急什麽!我又不会跑了!」冷宸月瞪了他一眼,随即爬起来低下头,难
得羞涩地小声道:「我们换个姿势,我在上面!」他担心轩辕尧旭在上面会压到
他的肚子,伤害到肚子里的孩子,轩辕尧旭这家夥只要做起来,就什麽都不管不
顾的。

  「原来如此!是相公误会娘子,真是对不起!」轩辕尧旭重展笑颜,马上答
应。「好,就听娘子的,娘子在上面,我在下面!」轩辕尧旭说完最後还加了一
句,抛了个媚眼给他。「请娘子一定要用力的骑我哦!」

  「你去死!」冷宸月羞红了脸,立刻给了他一脚。这个下流东西,一天就会
说些猥琐无耻的话。

  「娘子,别恼!春宵苦短,我们就别浪费时间了,赶紧来做吧!」轩辕尧旭
勾起唇角,随即躺平,让冷宸月坐到他身上。

  冷宸月玉面通红,忍住羞耻坐到了男人身上,望著男人下腹惊人的雄伟,不
禁咽了口口水。男人的阳物又大又粗,龟头比个鸡蛋还大,每次望见男人的阳物,
他都会忍不住害怕,他总是会忍不住怀疑自己後面狭小真的把这麽大的东西吃进
去吗?

  「娘子,你一直盯著相公的这根看,对相公的尺寸可还满意?」轩辕尧旭邪
恶地问道,两只魔爪在冷宸月身上乱摸,玩弄著他胸前因怀孕而变大了一圈的乳
头和乳晕。

  「滚你的!」冷宸月生气地狠拧了他一把,男人就喜欢交欢时故意问些不要
脸的问题羞辱他,看他脸红的样子。

  「唉呦!娘子,你做什麽?你想谋杀亲夫啊!」轩辕尧旭故意大声叫痛,一
只手偷偷向下滑,摸到了冷宸月的股间,戳刺玩弄他的菊穴口。

  「嗯!」冷宸月的身体一向都敏感,立刻就低叫了一声,加上男人的另一只
手正捏玩他的乳头,让他更加有了感觉。

  「我的好娘子,快帮相公弄弄,相公那里都快炸了!」轩辕尧旭坏笑著要求
道,手指钻进了冷宸月的湿穴里,冷宸月虽然已有些日子没有做,但因为以前男
人把他的後面调教得很好,所以男人的手指进去,他并没有感到不适,只是习惯
性地扭动了几下,叫了两声。

  「做梦!我才不要碰你的这根贱物!」冷宸月自是立刻摇头拒绝,虽然不是
没有用嘴和手伺候过男人那根,但他就是放不下脸主动帮他口交、手淫。

  「娘子,你竟然骂相公的这根宝枪是贱物,那你为何每次都被他插得欲仙欲
死,直喊著你要死了!」轩辕尧旭皱眉,故意揶揄他,埋在湿穴里的手指惩罚地
用力刮了娇嫩敏感的肠壁一下,惹得冷宸月立刻尖叫。

  「啊──」冷宸月的湿穴稍微有一点轻微的刺激,都可以让他疯狂,何况怀
孕中的人是最敏感的,所以轩辕尧旭只是稍微刮弄他一下,都让他浑身颤抖。

  「娘子,到底帮不帮相公的宝枪弄几下,让相公的宝枪舒服?」轩辕尧旭又
邪恶地笑问道,玩著冷宸月乳头的手拧起娇豔的乳尖,扯玩了起来,扯两下又转
三圈,然後再用力捏,像要从里面挤出奶一样。

  冷宸月被他搞得胸前火辣辣的痛死了,冷宸月刚想开骂,轩辕尧旭已经抢先
威胁道:「我可要先提醒娘子一句哦,如果娘子再不帮相公用嘴消消花,相公忍
不住可就要硬插进你的小骚菊里了!你的小骚菊可是很久没做了,我这麽硬干进
去弄坏了,我不可管哦!」

  「轩辕尧旭,总有一天我也一定会宰了你,把你这贱根跺下来喂狗!」冷宸
月恨恨地瞪著他骂道,最後心不甘情不愿地低下头张嘴含住了眼前青筋环绕、丑
陋狞狰的阳物。味道还是那麽腹,柱身也还是那麽火热,含在嘴里还是那麽难受。

  冷宸月含住巨大的龟头,开始吸吮起来,因为中间隔著个大肚子,所以他低
头吃男人的阳物非常辛苦,动作因此也没了之前的灵活,变得很笨拙。只见他辛
苦的吃著男人的蛇头,两只手则套弄露在外面的柱身,像西瓜一样大的肚子卡在
两人中间,让冷宸月要很费力才能含稳男人的肉棒不掉出来。

  「娘子,我发现在的小嘴没有以前厉害了,你以前一来就可以把我整根都吃
下去的!」轩辕尧旭靠兰花枕上,舒服的享受爱人的伺候,还不满地批评道。不
过他也没有只是单独的享受,在被冷宸月小嘴吸吮的同时,他也努力地开拓著冷
宸月的湿穴,加了两根手指进小穴里插干扩张,尽量把冷宸月的小穴开发好,好
方便自己等下过去攻城掠地。虽然他很喜欢粗暴的占有冷宸月,但顾忌到冷宸月
现在是孕夫,他还是要对他温柔一点,尽量不要弄伤了他。

  「闭上你的贱嘴,再乱放屁,小心咬断你的命根子!」冷宸月抬眸瞪著他,
羞恼地骂道,屁股因为男人的玩弄面骚痒地扭动起来。

  「你舍不得的!你已经尝过我的宝枪的妙处,你怎麽舍得咬断它!没了它,
你以後的性福怎麽办?」轩辕尧旭不以为然,根本不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手指
又插干了几下,感觉到冷宸月的菊穴已经非常柔软,足够容纳他的巨大了,才拔
出手指,他要开始上「主菜」了。

  「我……啊──」冷宸月刚想破口大骂,骂死轩辕尧旭时,轩辕尧旭突然把
他抱起来,然後虎腰向上一挺,吓人的伟岸立刻冲进了他的体内,让他放声尖叫。
虽然他的湿穴已经被男人开发的很好,但进去的时候还是感觉到了一阵刺痛,不
过还好他已经习惯了。

  「娘子,进去了!你快点骑我,用你可爱的小菊花用力的骑我的大肉棒!」
轩辕尧旭一冲到底,然後就不动了,两只手伸到脑後枕在头上,悠闲地望著冷宸
月命令道。本来他是希望能月儿主动把他的肉棒吃进去,不过月儿的性格他清楚,
月儿脸皮最薄了,如果让他主动吞下自己的肉棒,肯定又要花一番功夫,他已经
没有什麽耐心了。

  「我不要!你休想,你快滚出来,好满、好胀,难受死了!」被全部填满的
压力,让冷宸月有些不舒服,未经他的允许被突然进入更是让他不悦,他又羞又
恼地骂道。

  「月儿,你就不要口是心非了!应该是好爽,好舒服才对吧!你呀,一向就
喜欢说些心口不一的假话骗人!」轩辕尧旭扬起唇角,讥笑了一声。心中暗乐:
月儿骑在他的肉棒上河东狮吼,真是另有一番风情啊!

  「我才没有,你胡说!」冷宸月玉脸羞得通红,更加恼羞成怒。男人说对了,
虽然被恐怖的巨大撑满,确实有些不舒服,但那火烫的触感又烫得他娇嫩的肉壁
有一丝丝的快感。

  「骗人!你的小穴可不是这麽说的哦,你的小菊花把我的宝枪可是夹得紧紧
的,恨不得我的宝枪赶紧插死它!你就别自欺欺人了,还是赶紧满足你的饥饿的
小菊花,也满意我可怜的大宝枪吧!」轩辕尧旭才不相信,很不给面子的拆穿了
他的谎言。

  「你……你……」冷宸月气得浑身发抖,指著轩辕尧旭的鼻子,气得半天都
说不出话来。

  「娘子,拜托你!别你你你的了,快点赶紧动吧!我们赶紧做完,我还要睡
觉呢!我明天很早就要去上朝,可不像你不能在家里睡懒觉!」轩辕尧旭不耐烦
地催促道,埋在冷宸月体内的巨大涨得更大了。

  冷宸月快要吐血了,这麽不要脸的话亏男人好意思说出来,他总有一天一定
要杀了这下流东西。

  「娘子,你到底做不做啊?如果你不做,我可要睡觉了!」轩辕尧旭伸手打
了个呵欠,一副很疲倦想睡觉的样子。

  冷宸月紧紧握住双拳,真想把男人的脸打成猪头,但他还是拼命忍住了。他
咬牙切齿地望著男人,抱著像大西瓜般大的肚子,一只手撑在男人腿上,慢慢地
抬起臀部吃力地动了起来。如果男人真的睡了,那麽自己就惨了,他的身体已经
完全热起来了,下面插著男人肉棒的小穴也已经完全湿了,他根本没得选择,只
能按眼前这邪恶无耻的男人的话做。

  「娘子,你别客气,用你的小菊花用力的插我,我不怕痛的!」轩辕尧旭马
上开心地笑起来,对冷宸月说道,让冷宸月更加生气。

  冷宸月真想撕烂男人那张讨人厌的笑脸,他的确不怕痛,因为痛的人根本不
会是他。这可恶的死畜牲,等生下孩子後,看他怎麽收拾他!

  冷宸月虽然在心里骂著,但臀部却如男人的希望加快速度上下动了起来,用
娇弱敏感的菊穴摩擦著男人的大肉棒,让双方同时感觉到无比伦比的疯狂快感。
他和轩辕尧旭一样也已经禁欲好几个月了,被男人的肉棒插在身体里,就像干柴
遇到了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娘子,就是这样,你插得相公爽死了!」轩辕尧旭舒服的粗喘起来,伸手
爱怜地摸著冷宸月圆滚滚的肚皮,同时另一只手抓住他已经在滴水的玉茎揉了起
来。虽然轩辕尧旭刚才一直没有碰过冷宸月的玉茎,但冷宸月早被轩辕尧旭调教
成只需要玩後面,前面就可以射的体质,所以他的玉茎早站起来了。

  「啊啊……嗯啊……死畜牲,别只让我一个人动……唔唔……你也动几下…
…啊啊……」冷宸月因为前面的大肚子,所以他每动一下都异常辛苦,只动了十
多下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香汗淋漓了,可是後穴却越来越痒,越来越空虚,他
的速度根本满足不了已经习惯男人疯狂律动的菊穴,他只能抛弃羞耻向轩辕尧旭
求助。

  「娘子,你不会这麽没用吧!你才干了相公几下啊,就不行了!快点拿出力
气来,继续用你的小骚菊插爆相公的大宝枪!」轩辕尧旭摇头,残忍地拒绝帮助
他。低头温柔地吻著他高高隆起的大肚子,用脸摩擦光滑如玉的肚皮,尖尖的胡
渣把的肌肤弄得留下一点一点红色的痕迹。不痛却足以让冷宸月觉得痒,更加刺
激他体内的欲流。

  「死畜牲,天杀的王八蛋,我真的动不了,你快动啊!」冷宸月後面痒死了,
但他却真的累得没有力气动了,欲望得不到满足的痛苦和男人的故意欺辱,让他
流出了泪水,生气地狠捶了男人几下。

  「求我,说小母狗屁股痒,想被相公的大肉棒干,求相公玩死你,插烂你的
小骚菊,我就动!」轩辕尧旭抬眸望著他坏笑,提出条件。

  「做梦,你休想!」冷宸月怎麽可能会答应,立刻甩了他一耳光。这死畜牲
真是个大变态,就喜欢在床上折腾他,逼他像个妓女一样淫荡的发骚、发浪,让
他丢脸!

  「那我们就这麽慢慢的耗著,反正我是无所谓啦!大不了等天亮了,我实在
想做,我可以用手解决,但你呢?我们高贵傲慢的金靖小侯爷,你好意思用手插
自己的小屁眼吗?再说你的骚穴那麽饥渴,没有我的大肉棒,你的几根手指能喂
饱它吗?」轩辕尧旭摸著印上五指印的俊脸,一点也不生气,嘴角的笑容更深,
也更邪恶了。

  「王八蛋,我恨你!」冷宸月忍不住哭了起来,哪还有半分平日的高贵冰冷,
现在的他只是一头欲求不满的可怜母兽。

  「我就喜欢你恨我,你越恨我就代表你越爱我,我对你越重要!」无赖的男
人不以为然,笑得更开心了。禁欲了这麽久,他实在不想就这麽轻易放过他家的
冰山美人,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狠狠欺负他、折磨他,看他哭泣,让他为
自己疯狂。

  冷宸月对男人的无耻实在无话可说了,他真的很想有骨气的起身离去,可男
人说的话又偏偏全说在了他的死穴上。他们两不做了,男人的确可以靠自己解决
他的欲望,可是他就不行了,他根本不可能自己插自己,而且……他的手指可能
真的满足不了他,他的手指根本无法和男人的巨大比。

  冷宸月越想越想哭,最後他别无选择只能按男人说的照做,羞愤欲绝地哭泣
道:「我……我求……求你……母……母狗的小屁股好痒,好想被……想被相公
的大肉棒……干……求相公玩死我,插烂我的小骚菊……呜呜……」他此刻真恨
不得死掉算了,这个邪恶的男人总是能让他变得不像自己,变成一个比妓女还下
贱的货色,最可悲的是他却没有办法恨他,因为他是这个世上他唯一在乎的人,
他唯一深爱的男人!

  「早乖乖这样不就好了吗?为什麽总要逼你,你才会乖乖就范!明明是个喜
欢男人插的小骚货,偏偏还要装成什麽三贞九烈女!」男人非常满意地笑了,继
续欺负冷宸月,不过他没有再折腾冷宸月,抓住冷宸月的小蛮腰狂野地动了起来,
他非常清楚如何掌握分寸。如果再继续折腾冷宸月,冷宸月可能就要真生气了,
到时自己可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啊啊……嗯嗯……就是这样动……好……舒服……啊啊……呀呀……好深
……干太深了……啊啊啊……啊啊……」冷宸月立刻发出愉悦的呻吟,抓住男人
的肩头,享受著男人勇猛的抽插戳刺。果然和自己动是不一样的,只有男人才能
给他这种毁天灭地的快感,他的後穴被男人干得又麻又酥,爽得快死了。

  「淫妇,瞧你爽得!刚才相公想抱你,你还推三阻四的,该罚!」男人的巨
枪用力刺向最深处的菊心,同时抓住冷宸月胸前耸立的乳尖用力拧扯。冷宸月的
肉穴已经被他调教得比女人的花穴还销魂,也比女人更能让人舒爽,穿梭在狭小
火热的小穴里,真是妙趣横生、快乐无穷。

  「啊啊啊──不……啊啊……你要操死我了,我的穴要被你捅烂了……嗯啊
……你轻一点……呀呀呀呀呀……」冷宸月甩头放声尖叫,长长的头发在空中飞
舞,灭顶般的快感快把他吞噬了,他爽得浑身发抖,圆圆的肚子也晃动起来。

  「你刚才不是救我插烂你的小骚菊吗?我现在把它插烂了,不是正如你意?
你装什麽害羞!小淫男,相公的神枪厉不厉害?」男人笑得好不邪恶,望著情人
发浪的样子,他也越来越亢奋了,下身刺得更猛更快,干到最深处後他并不忙著
抽出来,而是用力顶在最敏感脆弱的菊心上拼命摩擦,像要把菊心戳穿一样。

  「啊啊啊啊啊啊──畜牲,求你别磨了,要穿了……嗯啊啊啊……真要……
穿了……救命啊……噢噢噢……」冷宸月怎麽受得了他这麽玩,当场就射了,白
色的淫液喷在了两人的腹部上,尤其是冷宸月巨大的肚子上染了不少,秽白色的
污液掉在雪白的肚皮上各外显眼,说不出的淫秽。

  冷宸月刚高潮,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轩辕尧旭就已经撤出一半肉枪,然
後又猛地干进去抵在菊心上用力磨。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我要死了,我真要被你操活死了…
…你的枪好厉害……插死小母……嗯啊……狗的淫穴了……啊啊啊啊……」冷宸
月被干得眼泪直流,口水失禁,透明的香津顺著嘴角一直往外流,拉出一条很长
的水线,滴在了他高高凸起的肚子上。

  「小母狗,你承不承认你是个小淫男,一个天生就喜欢被男人骑的绝顶小骚
货?」男人在冷宸月耳边说著下流的淫话刺激他的神经,让他更加羞耻,却也更
加舒爽,有种说不出的被辱快感。

  「嗯嗯……我是小淫男……啊阿……我天生就喜欢被男人骑……啊啊啊……
我是一个绝顶不要脸的骚货……嗯唔唔……大肉棒相公,你……快用你的大肉棒
顶我、干我、操我、插……我,狠狠的玩死……我这……个小淫男……噢噢噢…
…相公,你干得好美,我好喜欢……噢噢噢……」冷宸月已经被男人干得没有理
智了,他已经爽得把什麽都给忘了,什麽淫声浪语都说得出来。他两只手抱著巨
大的肚子,仰直优美的颈项,舒爽无比的大声淫叫,美丽如仙的面容如晚霞般火
红,媚得让任何男人看了都会发疯,当场就射出来的。

  轩辕尧旭也不例外,看著骑在自己肉棒上,被自己操得神智不清,淫语连连、
快乐浪叫的冷宸月,他的巨枪激动的提前阵亡投降。他没有射在冷宸月身体里,
他赶紧让冷宸月离开自己的肉棒,跪坐在自己面前,然後拿著青黑色的巨铁在冷
宸月脸上搓了两下,射在了火红绝美的面颊上,喷得冷宸月满脸都是。男人喷了
一半後,又转移阵地射在了冷宸月圆滚滚的肚皮上。

  「小淫男,相公滋润过这个小骚货,帮你美容完,也要帮你肚子里的小东西
滋润美容一下,让他生出来以後长得像你一样标致!」男人把精液全射在冷宸月
的肚子上後,还意犹未尽的拿自己虽然软下去,却仍旧份量十足的丑陋阳物,在
雪白漂亮的肚皮上揉搓,把肚皮弄得脏乱无比,让冷宸月的肚子上布满了两人的
淫液,还有冷宸月的口水。

  「好好吃!」就当轩辕尧旭玩够了,准备抱著冷宸月好好睡一觉时,没想到
冷宸月竟然伸手指刮下脸上的精液,然後喂进嘴里,一脸陶醉地赞美道。

  轩辕尧旭愣了一下,傻傻地望著他,随即再次为他疯狂,才软下去的肉枪又
再次充血贲涨起来,火力十足。「小妖精,你什麽时候变得这麽淫荡了!」轩辕
尧旭再次扑上去,从後面抱住冷宸月就捅了进去,因为刚才才干过一回合,所以
里面湿软无比,他才进去火热的肉壁就热烈地欢迎他,紧紧包裹住他的肉棒,还
用力把他往里面吸。

  「啊──」冷宸月还没有反应过来,男人已经动了起来,他只是挣扎了两下,
就乖乖任男人插干,跪坐在床上淫媚的浪叫。不知是不是怀孕的关系,他的欲望
比以前要强烈得多,男人虽然已经狂猛地干过他一次,但他的身体还很热,他的
後穴还是秀痒,很想再被男人捅个痛快,所以对男人再次进来操干他,他心里是
很欢喜的。

  「骚货,相公的玉露是不是很好吃,快把你脸上的全吃完!」男人的手从後
面伸到前面一只抓住冷宸月已被自己玩得通玩快破皮的乳冰,一只来到巨大的肚
子下刮玩逗弄才射过已经萎缩下去的玉茎。

  「嗯嗯……好,小母狗喜欢……吃相公的露水……啊啊啊……相公,你干得
小母狗好舒服……啊啊啊啊……相公的露水真是好吃……嗯唔……」冷宸月马上
伸手指去把脸上还鲜著的精液全刮下来吃进嘴里,等把脸上的精液全部刮干吃尽,
他还意犹未尽的把手指含进嘴里吸吮,真是骚得让人难以置信,如果有人在场,
绝对不人相信眼前这个淫浪更胜烟花娘的美人,竟会是那个冰冷高贵、傲慢不可
一世的冷宸月。

  「小淫妇,是不是很饿,很想吃相公的玉露?」轩辕尧旭虽然在後面,但从
他的动作知道他在干什麽,激动得快流鼻血了,一边插干他的娇菊,一边伸手狠
狠拍了他的雪臀一下骂道。就连以前洞房花烛夜时,他给月儿下药,月儿也没有
今天这麽浪,他今夜真是太幸福了。他以後一定要常和怀孕的月儿多做,享受他
绝世的风情和绝妙的菊味!

  「嗯啊……啊啊……想吃,小淫妇肚子好饿,我想吃相公的露水……嗯啊啊
……干死我了……啊啊啊……我要吃相公的玉露,求相公快给我……噢噢……相
公,你的神枪好威猛,杀死月儿了……嗯啊啊……月儿好爱你……啊啊啊……」
冷宸月马上点头,已没有了平时的高傲和尊严,他快被男人的巨铁干得神飞魄散
了,狭小的幽菊被男人干得「啧啧」作响,穴口已经被干得红肿快破皮了,里面
肯定更加凄惨。但冷宸月却感觉不到半点痛楚,有的除了激烈的快感还是激烈的
快感,他觉得他在男人的插干下,整个人都飘起来了,好像有种要成仙的感觉,
当然这是他的错觉,他只是被男人干得太舒服了。

  「求我做什麽?相公刚刚不是已经给你了吗?全在你的肚子上啊!你快点吃!」
轩辕尧旭邪恶地命令道,抱著冷宸月坐在床上干得爽死了。因为刚刚才射过一次,
所以他这次可以干很长时间,这也代表他可以在月儿的身体里爽很久,尽情的蹂
躏这个冰美人,不,现在要叫他火美人才对。

  冷宸月美丽的凤眸中闪过一丝不解,低头望著自己脏乱布清污液的肚子,随
即恍然大悟,然後吃力地低下头张开朱唇伸出丁香小舌舔吸肚皮上的精液。他的
肚子上不仅有男人射的,也有他自己射的,还有他的口水,但三种液体早已混为
一体,根本分不清谁是谁的,他只能全部吃进嘴里。

  望著冷宸月淫贱风骚的模样,轩辕尧旭血脉贲涨,浑身的血液全往下腹冲。
轩辕尧旭虎吼一声,抱著冷宸月卖力地拼命操干,一时间真想两人就这麽一直干
下去,一起精尽人亡的念头。

  「啊啊啊……相公,你温柔点……嗯啊啊……你太用力,小母狗就吃不到你
的玉露了……嗯嗯……啊啊……」冷宸月抱著肚子,可怜地哀嚎道,男人冲太快
让他根本没有办法低头吃肚皮上的脏水。

  「骚母狗,别急!你先让相公好好爽爽,等下相公一定让你吃个饱,让你全
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是我的精液!」轩辕尧旭吼叫道,就著肉棒在冷宸月身体里
的姿势,就把冷宸月转过来面对自己,跪起来抱著他抵在旁边的墙上疯干,这是
轩辕尧旭最喜欢的姿势。

  「啊啊啊啊啊──好!相公,小母狗让你操……个够,乖乖……让相公爽上
天……嗯嗯……啊啊……你等下一定要让小母狗吃个饱……呀呀呀呀呀……相公,
你的神枪太强了,干得小骚穴一直哭……噢噢噢……小母狗要被你插飞了……啊
啊啊啊啊……」

  那一晚,玄水阁一夜都能听到冷宸月娇媚诱人的哭声,和他羞死人的浪叫声。
然後第二日下午禄王府的下人看到了踏出「玄水阁」的轩辕尧旭一脸青紫、浑身
是伤,好像被人暴打了一顿。轩辕尧旭说是不小心惹怒了一只他养的波斯猫,所
以被波斯猫抓伤的,说的时候满脸笑意,似乎被波斯猫抓伤非常开心,让府里的
下人好不费解,私下谈论了好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