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小说  »  【痴臭BITCH☆女装子堕落】(02)作者:indainoyakou加载中加载中
【痴臭BITCH☆女装子堕落】(02)作者:indainoyakou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草比克视频

地址发布页: 永远不丢失地址:
痴臭BITCH☆女装子堕落(2)

  嘈杂的电音舞曲化为五颜六色的天空,一幕幕伴随我心翱翔。可是每飞一段
距离,沉重的身体就会发出恼人的乾渴信号,迫使我从花花绿绿的世界回归既冷
又阴暗的包厢。我从阿良大腿上力不从心地几度试着起身都失败,最后在他的笑
声下总算摇摇晃晃地坐了起来。

  「水……我要喝水……」

  我口好渴,喝过酒渴得特别厉害,还一直流汗。包厢内有一种浓浓的烧塑胶
味,闻了又头晕,阿良替我倒的水只喝一半就无力地靠向他肩膀了。喉咙重获滋
润后,四周再度变成稀奇古怪的轻重力世界──但我还没飞起,就给阿良弄得无
法专心。他正让我慢慢侧躺下来,使我趴睡在他大腿上,还用麦克风戳我脸。

  「小蓝、小蓝,你点的歌来啰。」

  歌?我又没点歌……

  「来,嘴巴张开,乖喔!」

  嗯嗯,我很乖唷,要喂我吃东西吗?嗯……嗯呜、呜呼……硬硬热热的、好
大的东西……这东西害我呼吸只能用鼻子闻室内的臭味,我想吐掉了,可是阿良
压着我的头不让我吐,另一只手还跑去摸我胸口。

  「小蓝的胸部有够平的,根本是洗衣板嘛!喔?没穿内衣?我好像摸到你的
奶头啰!」

  又不是女生怎么会穿内衣呢……嘻嘻。好痒喔……啊……啊啊……别这样抠
那个地方……阿良好坏。

  「啧啧,摸起来没什么手感……阿强要换手吗?」

  「好啊!不过你要让她上半身也过来,不然免谈。」

  「知道啦!等等喔,再让她习惯一下。」

  他们在说什么啊?为什么要换手呢?我不想被别人摸啊……我要跟阿良抗议。
可是他仍压紧我的头,嘴里含着的东西似乎还在抖动,弄得我心神不宁,舌头随
便动都会撞到那玩意儿。

  「对、对……小蓝渐渐掌握诀窍了喔!现在用嘴巴吸一下。」

  诀窍又是指什么啊?我不懂,但我照他说的做了。我对嘴里的大东西吸了一
下、一下、再一下……阿良就用他独特的粗俗用语称讚我。他的花言巧语听得我
好开心,再配合被他捏住并加以搓揉的奶头所回传的刺激感,使我整个人就算不
用飞也够愉快了。

  「啾……啾嗯……滋噜、啾噜、啾噜……」

  阿良一步一步教导我该怎么应付嘴里的大东西,用吸的、用舔的、又吸又舔
……每当我做到让他很满意时,他就会边哄边抠我乳头,把我胸口抠得充斥着整
片痒痒的热度,再抚摸腹部到胸口解我的痒。

  这样很舒服,我很喜欢,所以我更努力吸舔嘴里的东西,只想要阿良多摸我
一些。

  就在我们渐入佳境的时候,光头男来碍事了。

  「喂好了没啊!不是要换手?我等到有够痒的!」

  「靠北吵死了,小蓝吸得正顺口啊!我先教好她,你才有得爽嘛是不是?」

  「直接来啦!喂!小蓝妹妹,不用怕,不小心咬到也没事的!强哥不像阿良
那操俗辣怕被咬断,你过来!」

  「干!讲真的你先别烦,就快好了,耐心!耐心喔!」

  「去你妈的耐心……」

  其实他们的对话已经左耳进右耳出了,我发觉我才不需要听得那么清楚,因
为阿良总是会带我的。而且他好像还会魔法,感觉能看穿我的心、知悉我的状况,
因为当我们俩以外的缤纷背景开始无趣地淡化时,他就会让我重新嗨起来──用
那支烧起来很难闻的香菸。

  我慵懒地趴在阿良大腿上吸着他放在我嘴边的菸,奶头和胸口仍反覆传来舒
爽感。但是那感觉越来越尖锐,我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察觉那是阿良连续抠了好久
导致的发麻与疼痛,而当我察觉时已经很痛、痛到我忍不住出声挣扎了。

  「阿良!好痛!好痛啊!」

  「哈哈!你们看,小蓝反抗的样子超可爱的!」

  「我说好痛!噫!不要弄了啦!」

  「再来再来!再激烈一点啊!」

  「不要啦!不要了……呜……呜啊……」

  早已痛到承受不住才会这样乱动挣扎的,为什么他就是不懂呢……非得要把
我弄哭。

  我生气了。

  就算他事后才发觉玩过头而赶紧抚摸我也没用了。

  我……

  「小蓝对不起,亲一个!原谅我喔!」

  我还在生气……明明还在生气!可是他却吻了我……不可思议就像变魔法一
样,阿良温热带有菸臭味的嘴唇迅速为我失衡的情绪寻到了出口,并唤醒我对於
初吻的认知与激情。

  我一直以为接吻的感觉会很柔软,阿良的唇压上来却很硬梆梆。他嘴巴的味
道一点也不讨喜,但也不是无法接受。触感算是柔和吧……只是很湿,非常湿,
他的口水都流进我嘴内了。还有舌头……阿良的舌头在我唇上绕了一圈,就钻进
来舔我的舌……这让我舒服到浑然忘我,手中的菸就这样掉下去,把搁在地上的
书包背带烧出一个小洞。

  这个吻持续了应该有快一分钟,阿良才在他朋友们一片吆喝声中放开我,而
我还嫌太短暂了。

  我看着他,眼神应该充满了欲求不满的火光吧,看得阿良马上猜知我心事,
於是两人的嘴再度相叠。这次体感依然过得很快,可我彻底把握了我们俩深吻的
时机,我勃起了,非常舒服地勃起了。或许先前就有勃起,不过这次边吻边扯旗
让我格外兴奋。

  然后阿良做了个让我瞬间冻结的动作。

  他边吻边摸我的胸,逗得我心花怒放,接着却往下探进短裤内……隔着内裤,
碰到了我的鸡鸡。

  惨了。

  被发现了。

  阿良会知道我是骗他的……!

  不,我不是骗他……我只是没有说出来……因为说出来他就不会这样对待我
了嘛!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啦!

  我……!

  「喔喔!小蓝你这色女孩,阴蒂超──大的啊!」

  「咦……?」

  「少装清纯啦!你一定常常在自慰对吧!色女人的阴蒂才会这么大啊!哈哈
哈!」

  不……我的疑惑不是因为他那句听似误会的话,而是……

  「色小蓝!你平常都在想啥自慰啊?想我这种帅哥吗?」

  ……而是他明明就在摸我的鸡鸡!他明明就在摸了,却又说那是阴蒂!再怎
么大的阴蒂都不可能跟鸡鸡一样大啊!

  「喂喂,看你那色表情,被人摸阴蒂很爽吗?我要亲你啰!边亲边摸,哈哈!」

  「等等……呜!呜嗯……嗯呼、啾呼、啾、啾……」

  「阿良上喔!抠她穴啦!凭你的技术我赌六十秒她就喷了!」

  「拿出你搞阿达他马子的实力啊!大概五十秒就够小蓝妹妹爽了吧!」

  「小蓝也加油喔!撑过一分钟就罚阿良三杯!」

  我不懂……我不懂呀!

  阿良的手确实握住了我的鸡鸡……他在取悦我!可是他又把我当女人……这
代表他在帮我隐瞒吗?但是又为什么在知道了真相后还愿意吻我、爱抚我……?

  吵吵闹闹的倒数喊叫声中,阿良压低了声音用只有我听得见的音量说道:

  「臭小蓝,长这么可爱却骗我,好伤心喔!」

  果然还是被发现了……!

  怎么办!我要怎么办……!

  「喂,别慌慌张张,继续亲。」

  「好……啾、啾呜……」

  「虽然被骗了,不过小蓝你很可爱,只要你愿意补偿我就原谅你喔!」

  「呼呃……对不起,我该怎么做?」

  阿良继续吻我,手指也粗鲁地动着,我在他手里彻底勃起了。他舔了我的唇
低声说:

  「你知道的啊!你不是想当女人才扮成这样?」

  「什……什么意思?」

  「像个女人一样把身体给我,懂吗?我会操得你比现在更舒服,让你爽歪歪!」

  「这、这个……!」

  怎么突然就说到那件事上头了……我根本没有这种打算呀!就算很享受被注
视、被奉承,有时候也会出现生理反应……应该仅止於此才对,性行为什么的才
没有想过呢!

  而且跟男生做的话……只有一个地方可以用吧?阿良的鸡鸡只能……只能往
我的屁股……屁股……肛交?

  阿良想要这么做吗……?

  「喂喂,你还要考虑喔,这样不行喔。你骗我就应该要补偿我嘛!不然我就
跟大家说你是男孩子喔?」

  「拜託不要说……啊……呜!」

  倒数十秒了,阿良的动作也变得更加粗暴。他一加速的那瞬间我就感应到射
精的冲动,被他用力套弄的爽度超乎我想像……鸡鸡的快感结合下流的舌吻,让
我浑身酥麻地迎接快速冲抵的高潮。

  「啾、啾、啾呼……呼呜!呜嗯……!到了……要到了!呜欸……!呼欸欸
欸……!」

  我在阿良手里射了……又多又湿的色色的液体,全部从鸡鸡喷了出来,射在
阿良的手上、内裤上……热热滑滑的精液比自慰时还多上许多,阿良的手沾满精
液仍持续爱抚我,或揉弄、或搓压、或握住软化的鸡鸡轻轻套弄……啊啊……他
对我好温柔、好呵护,令我射精后本该迅速衰退的性欲获得了舒缓,现在还停留
在令人心痒难耐的水平,继续使我犹如发春期的猫咪般对他轻声呻吟。

  「小蓝,该给答覆了喔!」

  「啊……嗯,那就……好好地补偿阿良你……?欸嘿嘿……」

  阿良对我的回答报以热情的舌吻,他舌头灵活得我完全跟不上,被舔着、被
摸着很快就让我再度勃起了。

  可是他却在我仍想被爱抚的此刻收起手。

  我愣愣地看着他拿毛巾擦拭双手,擦完后不是回头继续调戏我,而是在一片
骚动中拿来桌上的酒瓶。他接着把桌上几个喝过的小纸杯都集中起来,不管里面
还有没有饮料就倒了三杯半满的酒,其他人也凑过来拍手齐喊:

  「小蓝羞羞脸!罚三杯!罚三杯!」

  「愿赌服输,不喝的人是母猪!」

  「母猪要给大家行抠穴之刑喔!罚三杯或抠穴!」

  什么……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就起鬨了啊!我……什么跟什么……抠穴什么
的根本不可能啊!阿良……阿良也在那凑热闹跟着喊,他明知道我身体不能被别
人碰,会被发现的!

  啊……所以,他的意思是要我喝啰?可我不记得有打什么赌,有赌也是他们
自己在赌啊!为何要我受罚……

  「小、蓝!羞羞脸!小、蓝!羞羞脸!小、蓝!羞羞脸!」

  他们不断重複这句话并随着节奏拍手或拍桌,那个光头男和另一个叫阿达的
男生还拿麦克风喊,四人步调一致的声音强烈地迫使我做出根本没得选的选择─
─我只能拿起纸杯,在他们拍手怂恿下喝光呛辣又难喝的酒。

  「一杯喔!小蓝神勇喔!」

  好烦喔那个阿达……我忽然觉得他长好丑,大概阿良劣化版吧,丑不拉叽又
猥亵的金毛……我试着瞪视那张丑脸,被催到有点不开心地喝第二杯。

  「两杯喔!小蓝超屌啊!」

  屌什么屌啊这东西这么难喝,而且还会晕晕热热的……呼!再来一杯就可以
解脱了!

  第三杯喝得特别艰辛,我仍然努力保持清醒把它喝光了,现场一阵欢呼,阿
良也为我吹哨拍手。他们让我产生了完成某件大事的感动,骄傲之情油然而生,
我也忍不住跟着他们哈哈大笑。

  阿良靠过来,这次没有顺我的意搂紧我,而是吻我的脖子并伸进短裤内,大
动作地蹭起在一片湿热中昂然挺立的鸡鸡。给他逗到想要了,他又忽然停手并对
他朋友大喊:

  「接下来玩猜猜乐!谁要出奖金!」

  阿达紧接着挥手喊道:

  「我出一千啦!小蓝你连对三题就给你一千块零用钱!」

  原来猜猜乐是叫我玩吗?这样可以赚一千感觉不错耶……呼……喝了酒加上
性致高昂,真的让好多事情的界线都变得模糊起来。

  我受不了被阿良摸一下就放开而不断累积的渴望,偎着他自个儿就悄悄摸了
起来。但其实大家应该都知道我的手在做什么吧……

  「阿达一千喔!明哥是一千五!阿强多少?八百?干你这个穷光头!好啦我
也出一千。小蓝!大家都有准备要给你的零用钱喔!你……哈哈哈!你在干嘛啊!
欲求不满喔!」

  啊哈哈……对呀,我在做什么……?明知大家都看得到还这么做,也不是特
别舒服呀……大概就是在阿良身边摸着会有股搔到痒处的感觉吧我想……现在被
他们一笑,我就赶紧抽手了,瞬间涌上的羞怯加上酒精催化使我嘻嘻笑着别过头,
把脸埋到阿良手臂和沙发椅之间。

  「小蓝发骚喔!被人摸很爽吼!跟你说啦我阿达技术更好喔!要不要坐过来
爽一下啊?」

  摇摇头,仍然嘻嘻笑个不停。

  「自己在那边偷偷抠穴!啊你就不要喝那三杯嘛,大家帮你抠比较爽不是!」

  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想到他们可能会误以为我只想给阿良摸,就愉快地呵呵
笑。

  「好啦别在那害羞了,来猜猜乐啰!」

  阿良看我一直笑,就拿一个好像眼罩的东西替我戴上,毛茸茸地搔得我有点
痒并因此笑得更厉害。我好像是那种喝太多就会笑个不停的类型呢。

  他起身跨到我身后,从后头拥着我把我往椅子前方推,接着两只手就摸向左
胸和私处……阿良用他温湿的手指搓弄我的乳头,另一只手以两指扣住鸡鸡轻轻
地来回磨蹭,弄得我不禁对他娇吟。我已经很习惯用假音做这种反应了,明明才
没几次呢……

  光头男还是阿达来到我身边,抓我那摊在阿良大腿上的左手到桌上握住某个
东西,是纸杯,里面有装一点液体。

  「来!这里有三杯不一样的饮料,小蓝妹妹全部答对的话奖金八百喔!」

  八百块喔,那就是光头男啰……小气鬼,嘻嘻。

  我把那杯闻起来有橘子香味的饮料送入喉,还以为很简单,没想到不单只有
橘子汽水,还有跟刚刚相似的浓厚酒味……酒似乎佔了多数,因为喝起来虽然很
顺口,喉咙却跟刚刚喝酒时差不多热。酒精加上阿良的爱抚,让我一会儿发笑一
会儿呻吟,脑袋乱糟糟地过了一下才答道:

  「橘子汽水加酒……对不对?」

  「宾果──!答对一题啰!再两题就有钱拿喔!来,第二杯!」

  光头男再拿给我另一个纸杯,这次是冰红茶加酒,不管是味道还口感都很噁
心。同样地酒还是佔多数,害我一口气喝完陷入短暂的晕眩,舒舒服服地在阿良
怀里挪动好一会儿后说道:

  「红茶加酒……」

  「宾果宾果──!小蓝妹妹好厉害啊!再来最后一题!」

  第三杯是几乎八分满的纯酒……味道中似乎有混某些东西,却闻不出来是哪
种饮料。我在光头男催促下还是喝了一口,温温的,口感跟刚才的酒很像,只不
过刚才很冰凉,现在的就温冷温冷,有点噁心。

  「喝光!喝光!小蓝妹妹加油啊!催下去!」

  「好、好啦。咕嗯……咕嗯……」

  啊啊──温温的好噁心喔……感觉就连味道也微妙地变了。还是因为我喝太
多的关系呢?总觉得他好像故意灌我酒耶……不管了,阿良都在帮我舒服了,我
也要努力喝光光。

  最后一滴酒水入肚,我彆扭地吐出深深的酒息,因为阿良同时搔得我又快要
高潮了。而他始终没有开口问我爽不爽,向我说话的只有光头男:

  「好酒量喔!那这题比较难啦,所以给你一点提示!」

  「嗯!」

  我的音量忽然拉高,不晓得是玩出兴头了还是被弄到快射了……我没有再咯
咯笑,而是聆听光头男的嗓音并享受着阿良的爱抚。

  「提示来啰!第三杯酒是给强哥、阿明、阿达哪一个人加过料啊?」

  「加……呼,加料?」

  快感乘着热度整个蔓延开来,我开始喘了。

  「对啊!小蓝妹妹那杯酒可是道地的懒趴酒喔!哈哈哈!」

  「呼……咦?呼……呼啊……?」

  「听不懂喔?就是懒趴下去喇一喇加温过的酒啦!怎样,你这种骚包喜欢吧?」

  ……好噁!超噁心的!所以刚才的酒是被男生鸡鸡泡过的……呜噁!

  我对肚子里的酒感到作呕,同时阿良的爱抚却让我濒临忍耐极限。一阵舒爽
的热潮从体内涌现,吞噬了反感的情绪并让我当着大家的面拉长了呻吟──再度
射精。

  哈哈……喝着人家鸡鸡泡过的酒还被弄到高潮……什么跟什么啊……丢脸却
又很爽,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顺从渴望享受高潮了。

  「小蓝妹妹,别只顾着享受啊!答案呢!答案!」

  「哈……随便啦……就你的吧。呼,阿良……好爽唷。」

  阿良笑笑地没说什么,热黏的手继续在裤内抓揉,就像在把精液扩散每个地
方似地动作着。射精后奶头就变得比鸡鸡还弱,阿良也配合我力道转弱,轻摸着
奶头持续给予刺激。这时光头男兴奋地大喊:

  「答──对啦!小蓝妹妹讚喔!喝得出强哥的屌味算你厉害!来,说好的八
张,我看就塞……这里吧!」

  「呀……!」

  光头男擅自拉开我的衣领把钞票塞向胸口,那些钞票碰到我冒汗的身体都皱
巴巴地卡在里头,我总觉得没力气抱怨了。不管是酒精还是爱抚,现在的我昏昏
沉沉却很舒服。

  在他们准备下一组问题的时候,阿良点了菸夹着让我抽,他的手黏黏腥腥的,
是我的精液气味……我看不到他们在做什么,鼻子吸着刺鼻的菸臭与精液的腥味,
而阿良那摸着奶头的手指又开始动作了。

  过了会儿,那三人都围了上来,因为电音伴奏的音量很明显被阻隔开来。

  我听见水声,咕噜噜地倒进纸杯中,飘散出非常浓郁的酒香。他们还想灌我
酒吗?好讨厌喔,不想再喝那种「加料」了。

  不过接着送到我嘴边的并不是纸杯,而是另一种带有浓浓酒味的东西。

  「小蓝,嘴巴张开!」

  「好……咕呜!」

  我嘴一开,就被某个凉快又湿润的大东西窜入,那东西和我在阿良腿上含过
的很像。其实我早该知道的,只是当初还有点混乱所以不太确定──那时候含住
的应该就是阿良的鸡鸡吧。

  也就是说……现在某个人把鸡鸡塞进我嘴里了。

  「再来!凭印象猜猜看是谁的屌!全部答对就有一千块拿喔!」

  讨厌……为什么阿良这时候又积极爱抚了起来?这样的话……小蓝我会兴奋
……会因为现在在做的事情感到兴奋的……!

  含着男生的鸡鸡、被男生玩弄着鸡鸡……这样子是不是很变态呢?

  算了──不管了。

  无论是不是因为被灌了酒还是吸了菸,我现在都好舒服、好快活。

  鸡鸡也……情不自禁地在阿良手中翘了起来。

  「啾呼……呼呜。啾噜、滋噜、啾噜、滋噗……」

  我伸手抱住前面男人的大腿、吸着那根泡过酒的鸡鸡,在阿良双手掀起的快
感中越吸越起劲。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