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小说  »  【脚胶键盘战士】(09-10)作者:girlkickme加载中加载中
【脚胶键盘战士】(09-10)作者:girlkickme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草比克视频

地址发布页: 永远不丢失地址:
第九章岑嘉儿足下的蹂躏(三)

  我才把鸡鸡放在书桌上,岑嘉儿已二话不说狠狠地踩了下来,一阵剧痛令我
马上把身体缩回去,但岑就是紧紧地踩着我的鸡鸡,要拉也拉不了出来,只能哭
着求岑嘉儿别踩。

  「岑女神呀!求你就这样放过我吧!」

  「癈话,你现在的狗鸡这个样子,我怎能放你在女校中通处跑,好大也要把
你弄得一整天也勃不起来,再敢给我乱吠,我就乾脆把你阉掉算了!」岑边说边
把皮鞋脱了下来,用那充满脚臭味的鞋在我脸上来回地抽打了十多廿十个耳光,
我的鸡鸡却给她另一只脚死死地踩着,想躱也躱不了,本来已经渗血斯裂的嘴角,
给她如此的掌掴,登时弄得满面都是血蹟班班。

  「嘻嘻!」岑看见我脸上留下如鞋印般的血蹟竟开心地笑了出来。

  「哎唷!很可怜啊!要不要我给你抹一下面上的血蹟啊!」

  我连忙点头地说道:「好啊好啊!谢谢岑女神!」

  说着岑嘉儿竟把她那双臭绵袜脱了下来,粗暴地的在我脸上乱抹,然后还把
绵袜死死地的推到我鼻前,让我不能畅顺地呼吸,只能尽量地透过那双臭绵袜,
吸取当中残存的空气。

  这时的我已有点快要窒息的感觉,除了口角在继续渗出血丝外,双眼也红根
尽现,泪水从眼角不受控地涌了出来,岑看见我张快要不行似的,就把绵袜移开
了说

  「张开你的狗嘴」,说着就把一双绵袜都强硬地塞进了我的口中,本来白色
的绵袜,马上被染上红红的印记。

  才把绵袜塞进我口内,岑的光着脚就往我那可怜的狗鸡疯狂地踩踏,弄得书
桌发出砰砰声的巨响。每一下踩踏都有斯心裂肺的痛楚,但我口中塞着袜子,却
半句声音也叫不出来,只能用泪水去表达我的痛楚,另一方面,还要担心声浪太
大,把校内其他女学生都引了过来,就可有大麻烦了,可是岑却好像一点也不在
意,只是一脚又一脚的狠狠地踩踏,而这无助的感觉,竟让我获得前所未有的被
虐快感,精液竟随着岑那无情的踩踏喷射了出来,本来硬崩崩的狗鸡变得就如快
要死掉的虫子般,再也神气不了起来。

  「你这贱狗!竟敢射在本小姐的脚上,快给我舔乾净!」岑严厉地命令我。
我才敢把口中的绵袜吐出来,乖乖地把自己的狗精舔尽嘴里。

  「怎么样,自己的狗精味道好吗?有本小姐的脚香作调味,味道应该很不错
吧!」岑有点淘气地说。

  「对!对!美味极了!谢谢岑女神」我已给岑嘉儿玩弄到甚么尊严都没了,
不知羞耻地讚美着。

  「很好,现在你的狗鸡是癈了,但那淫贱的根源,还是那两颗丑陋的蛋蛋,
现在不惩治一下它,不出一个小时又能制造出淫精来,这可令我非常不放心呢,
你说怎么办好?!」岑说。

  「请……请……请求女神也惩治一下我那淫贱的蛋蛋!」我竟如此恳求岑嘉
儿道。

  「呵呵呵!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啊,待会儿我要给你的蛋蛋踢爆了,你可别
怪我啰!」岑兴奋地说道。

  「现在快给我站好,腿张开,在我踢你的蛋蛋时,要是敢把双腿合起来,或
有甚么躱开的动作,就准备在校联网上看见自己今天的丑态吧!」岑继续说道。

  我连忙乖乖地站好并把双腿张开,一对可怜的蛋蛋无遮无掩地暴露了出来,
霹啪一声,岑狠狠地一脚踢在我的蛋蛋上。

  「喔啊!」我痛苦地惨叫着,一阵剧烈的痛楚由蛋蛋直达大脑,再由大脑乘
上好几拾倍回传到蛋蛋上!

  「霹啪!」又一脚,更剧烈的痛楚令我自然反射地收缩着肛门,屁眼产生出
一阵酥麻的感觉。

  「喔啊!」又再一脚,由於不能合紧双腿,也不可躱避,我只好用大声的呼
喊来为自己打气,硬忍着岑嘉儿美腿的连环重击。

  「霹啪!」很重的一脚,我几乎已经吃不消,痛楚令我双腿都发软了,不停
地在抖动着,泪水不停从眼里涌出来。

  「你这贱狗,想不到你还挻捱得的啊!」

  「霹霹啪啪霹啪霹啪啪霹啪……」岑嘉儿像疯了般的向我可怜的蛋蛋狂踢,
我终於忍不住喊叫了出来。

  「岑嘉儿女神,求求你了,我蛋蛋都快要给你爆了,求……求求……求求你
放过我这贱狗吧,我绝对不敢对你校的女生有任何企图的啊!」

  岑听到我的求饶,果真停下了脚,蹲下身子认真的审视着我的鸡鸡,那时后
我一对蛋蛋的下半部份已呈现红红肿肿的瘀黑,出现颇严重的内渗血现像。

  「哎呀!已经伤得这么严重喇,为甚么你不避开呀?」岑嘉儿固作不解边说
边用手指轻轻地扫一扫我的蛋蛋。

  「喔啊!」虽然只是轻轻的一扫,却已给我带来痛入心菲的感觉。

  「哈哈哈哈!真的有这么痛吗?」岑嘉儿兴奋地大笑着,一边连环地扫了我
的蛋蛋好几下,然后又继续说。

  「好呀!看见你这狗鸡今天都给我癈成这样了,现在我大可以放心了!」

  「对了,让我给你点忠告吧!如果我是你,现在就得马上赶去医院检查一下,
回到家里还得要用冰多敷一下蛋蛋,慢了诊治,蛋蛋出血停不了的话,说不定要
把睾丸都割掉了呢!那时候,你可别怪我啰!」

  「还有,有关校际电脑常识问答比赛,我校向你校下战书的事,你都知道了
吧!我就开门见山跟你说,我要你输掉比赛,你敢赢的话,我可不敢肯定会否一
怒之下把今天所拍摄到的都发佈到校联网上呢!回家好好准备比赛吧!今天就此
告别了」

  岑说完就慢慢地穿回鞋子离开了课室,却留下了她那双染有血蹟的绵袜,我
如获贵宝把绵袜放进书包内,然后便赶忙往急症室求诊去

--------------------

  看着岑嘉儿那张照片,这一幕难忘的经历又再呈现在我脑海内,心中想着。

  「冰敷,确实是很好的方法,岑嘉儿呀!你知否我今天又在用这冰敷的方法,
去为自己的蛋蛋诊疗呢!岑嘉儿呀,你知道为甚么我没有输掉比赛吗?我赢了,
你会把我被羞辱的影片发佈到校联网,但我输了,也得要把自己的裸照发佈上去,
人家看见我鸡鸡像比人癈掉了般,一样会想到我是否被拖虐了,结果还不是一样?
反而我赢了的话,你就得上传自己的裸照,我能够解开照片上的马赛克,反而还
留有你一点的把柄呢?而且我知你必定会怀恨在心,我还在期待着再次给你狠狠
地调教呢!」

           第十章掉包了的游戏开发项目

  第二天,我如常地回到公司,才进入到自己的办公房,我那漂亮的女秘书S
tella就跟着敲门进来。

  Stella是位身材高挑的上班族,对工作相当认真,一丝不苟,每天都
穿上相当整洁的高级行政人员套装,配上高档的黑丝,性感得来还带着种神圣不
可侵犯的权贵感,一双黑色的三吋高跟鞋总是那么的闪亮,让我无数次想跪倒在
她脚前给她舔脚,但基於我们中国人有句智理名言谓「在这儿吃就不要在这儿痾」,
才一直把这份渴望埋藏心底,说到底我也是这公司的软件编程部主管,绝不能因
为自己这种低贱的爱好而毁了前程吧!

  「潘先生,一会儿10:30分,董事们会来这儿开会,说要审视一下我们
公司首个手机游戏开发项目的进度,你还记得吗?」Stella说。

  「嗯!谢谢你提醒,我还差点真的忘了呢!对了,在server2电脑内
有一个名为」AndroidGame「的资料夹,内有这次会议要使用的简报
及文书文件,你就给我列印数份给董事们看,让我一会在会议上给董事们解说吧!」
我说。

  「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准备,还有甚么吩咐吗?」Stella甜笑着说。

  「喔!没了,嗯……这样吧!文件都准备好后,就给我倒杯咖啡吧!昨晚睡
不好,还真想喝咖啡呢!」我说完Stella就点点头走开了。

               —————

  10时30分,会议时间到了,我和Stella先进入到会议室,其他的
董事们、我们的总监和数为负责编程的Programmer陆陆续续地走了进
来,Stella便开始为每个位子派上笔记,接着启动投影机及打开Powe
rPoint文件等,为我做好一切的准备,处处都表现出其能干及效率。

  我向Stella展示了一个微笑道:「谢谢你,Stella。」然后就
转个头向投影幕看去。简报的第一张有个很大的标题字「手机游戏」。

  我把头转回来一本正经地说:「各位董事、监制,你们好。电子游戏是现今
社会不可缺少的娱乐,而随着科技的进步,电子游戏更由过往的街机转移到个人
电脑,及现今的智能手机平台上。」

  「然而开发个人电脑游戏需要投放较多的资源,而且盗版问题也相对严重,
相比之下,智能手机游戏的开发成本就较低,玩家更往往因为想快点升级,不惜
陶腰包付费购买点数及武器等,虽然每次交易付费不多,但却是密密地要付费,
花费比电脑平台上的游戏往往还要多呢!」

  「举个例子吧,《神魔之塔》是手机游戏中的一个传奇,由两个三十多岁的
小伙子所开发,现今不同语言版本而超出500万的下载,每天都有数百万的玩
家在使用,其成绩更引来国内科技龙头腾讯所关注,目前已是市值过百亿的手机
游戏。」

  「作为我们公司的首个手机游戏,我决定跟随现在已有的成功例子,我们的
游戏名为……」

  说到这里时,几个有份参与这个游戏开发的Programmer有点起哄,
马上想抢着说出游戏的名字「《神·魔·之·……》」

  「喂!」我大喝一声,截住他们的说话,接着说「好歹我也是这次会议的讲
者,你们就不能多给我面子,把公报名字的责任交回给我这个小小的软件编程部
主管吗?」。

  说着会议室内就向撤起一阵欢愈的笑声,一个Programmer识趣地
说:「是!是!小的不敢抢风头,由你说,由你说!」

  看见这些可爱的同事,不其然让我想起和他们为此游戏共同努力的时光,对,
我们的首个手机游戏就叫做《神魔之怒》,为了响头炮,我们相讨过不想冒太大
的风险,就跟随现有最受欢迎的游戏模式来开发,说简单点,就是拿人家的游戏
来加点修改就可完成。

  虽说如此,我在游戏压缩上加入了更加先进的算法,使游戏可以佔用更少的
资源,使其运行可以更加畅顺,更多设备可以使用,同时加强了游戏的美工,配
以更加华丽的视觉效果与动画,声效也能更加震撼。而这游戏取名《神魔之怒》,
更有可能令一些玩家误会这是经典游戏的升级后续篇,让一众旧有玩家抢先下载,
轻轻松松就能为公司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

  会议室内笑声刚停下,我就再一次强调着说:「我们公司的首个游戏就名为
……」

  然后我有型地把手指公压着中指一拧,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打响手,示意St
ella把PowerPoint转到下一张投影片,然后转身望向投影幕,用
充满信心的语气说出游戏的名字「《神·魔·之·……》」。

  说到这里我不禁地呆住了,这PowerPoint明显地是给掉包了!我
把视线悄悄地瞄向Stella,只见她耸了耸肩头,一副她也不清楚发生了甚
么错误,她只是照我吩咐去做的样子,然后又打了一个眼色,暗示着我你就随机
应变吧的模样。

  我又把视线悄悄地瞄向有份参与游戏开发的Programmer们,他们
无不现出惊讶的表情,但却没有人敢在这时候说上一句话。

  我定一定神,再次用我听来像很有信心的语气,照着PowerPoint
上的四个大字说:「对!你们没有看错!我们公司开发的首个手机游戏名称就叫
做《神·魔·之·脚》。」

  会议室内马上交头接耳地嘈吵起来,无不为这惊人的游戏名字起哄,这时的
我虽然是固作镇定,心里却是一阵的慌乱,不知还应不应继续下一张投影片才好。

  心里有闪出旧同学聚餐时的情景,那个病毒网页的一句说话又再次浮现於我
脑海内。

  「你这自命天才的脚胶,看我何时把你弄得身败名裂」。

  心想,岑嘉儿,她们进一步行动了,这次还把火烧到我的工作上来,把战场
扩展进我的工作里,这也表示我跟本不能够途避,也不能够让步,因为她只会变
本加厉,直到我出丑於所有社会层面,最后弄得身败名裂。

  虽然我很了解敌方想干甚么,但面对如今的情景,我却是热锅上的蚂蚁,到
底我应该坦白地向各位董事表明文件给掉包了,还是继续这个游戏《神魔之脚》
的解说。

  选择前者,豪无疑问就表露出自己处事的不小心,给人的印象一定大打折扣,
选择后者,下一张投影片又不知会出甚么花样来,就如身坐过山车般的刺激,真
是人生交叉点?停了数秒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心里不禁地佩服起岑嘉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