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观致青春后感【完】(作者:llfeixiang2011)加载中加载中
观致青春后感【完】(作者:llfeixiang2011)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草比克视频

地址发布页: 永远不丢失地址:


    这是一段我非常不愿提起的往事。曾经下定决心,如果有可能,就带着这个

  秘密到坟墓里去,不告诉我的老婆,也不告诉任何人,因为我们现在都有美满幸

  福的家庭,说出去会毁掉两个家庭。

  产生这个冲动的原因是看了《致青春》这部电影,曾经尘封在心底最深处的

  点点滴滴在一刹那涌上心头,怎么也抑制不住。毕竟这件事代表了我们曾经有悔

  的青春,所以就想着借这一块她可能永远不会看到的地方,卸掉心灵上背了好几

  年的包袱,也算以此来纪念我那已经逝去的青春。

  她叫蓉儿,我的兄弟叫墨,还有我,我们三个就是事情的主角。故事发生在

  我们大学毕业时的那段时间。文笔不好,思路很乱,我慢慢写,请各位见谅。

  先介绍下吧,我和墨同在一所大学读书,是一个宿舍的室友。我和他都有相

  交多年的女朋友,且都是两地分居。只是墨活得比我潇洒多了。我和我的女友谈

  了5年,从头到尾一直是一个人,生命中从来就没有过女友之外的其他女人,上

  学时候无数次的夜晚,我都再想:一个男人如果一生中只和一个女人谈恋爱,只

  和一个女人做过爱,这是不是这个男人的悲哀?

  墨就和我不一样,他在外地的女朋友也是谈了好多年的,我见过照片,很漂

  亮。但是墨本身是个帅哥,个子也很高,家里又有钱,所以身边从来不缺女人。

  用他的话来说,家里的那个女朋友是用来结婚的,学校的女人是用来排解寂

  寞的。

  下面介绍蓉儿。和蓉儿的认识有着偶然中的必然。那年我和墨去S市的TH

  市场去组装电脑。因为我们是学计算机专业的,所以对装电脑有自己的见解,就

  是不买品牌机,要自己攒。那天,我和墨拿了在网上查好的配置单位,在电脑城

  一家一家的跑,。跑了一下午的时间,我们基本上把自己要选的都选好了,就准

  备在这最后一家随便看看后就回头到各个商店买之前看好的主机、硬盘、显卡等

  等。

  也就是在这家店里,我们遇到了蓉儿,从此她和我们开始了一段纠缠不清的

  关系。

  蓉儿是这家店的类似于经理的一个职务。初见她,我有一种很惊艳的感觉。

  蓉儿167的个子,鹅蛋脸,梳着可爱的马尾辫,穿着一身干练而俏皮的女

  式西装,脸上始终挂着一丝甜甜的微笑,一对小虎牙和两个小酒窝一笑就露了出

  来,特别可爱,完全一副邻家女孩形象。见到她第一眼,我就完全惊呆了,除了

  因为她的漂亮和可爱之外,更因为她和我的青梅竹马的学妹长得非常神似。

  我至今还非常清楚地记得,那天是蓉儿亲自接待的我和墨,我们本来只是打

  算在这里看看,但是和她聊开之后却怎么也不舍得离开了。我和墨跟着蓉儿聊了

  整整2个小时,最后我们俩的电脑都是在她这里配的。对蓉儿来说,她做成了两

  个单子,但我俩来说,我们认识了一个好妹妹。这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后来的事情也证明我和墨的选择没有错。蓉儿比我俩小一岁,别看年龄不大,

  干事特别干练,特别实在,以后只要我和墨的电脑有什么问题,或者我们俩想买

  什么跟电脑有关的东西,都去找蓉儿,她会亲自带着我们去砍价,直接告诉别人

  这是我哥哥,给最低价。

  就这么一来二去,我们三个熟了起来。周末或者课程不紧张的时候,我和墨

  会约出蓉儿来一起吃饭,然而像老朋友一样聊天。越来越多的解除,我对蓉儿的

  了解也越来越多。

  她没有上大学,高中毕业之后就出来工作,天南海北的跑过很多地方,最后

  来到S市工作。从她的叙述里,我听出了她的艰辛,也终于明白她现在如此干练

  的原因,都是在生活中一点一点锻炼出来的。

  后来,我们仨就成为很好很好的朋友,一直维持着一种很微妙的平衡,就是

  每次约出来吃饭都是三个人一块,从没想过两个人单独约。现在想想,墨那个时

  候身边不缺女人,可能没有对蓉儿动心思。我那时候性格比较内向,对蓉儿有想

  法也不敢表露出来,再加上我和墨都有各自的女朋友,所以我们和蓉儿的关系一

  直停留在好朋友的层面。

  我原以为日子就像这样平淡地过下去,我们一直保持着这种关系直到天各一

  方。但是老天爷注定不会让我们的故事如此平淡。

  转眼间,四年的大学生活走到了尽头。临毕业前夕,我们都忙于在各种各样

  的场合吃散伙饭。有一天,我在学校的路上碰到墨正在往外面走,我就问了他一

  句干什么去,墨说正要找你呢,蓉儿过来看我们,你要不要去。那天我正好有个

  饭局,就说不去了。你去吧,替我跟蓉儿问好。

  转过身后,墨好像自言自由,又好像对我说一样:我突然觉得蓉儿不错,我

  要追求她。我听得很真切,但是以为他是开玩笑,毕竟我们还有不到一星期就要

  离校了。但是令我大跌眼镜的是,当第二天我们寝室一起吃散伙饭的时候,墨带

  着蓉儿过来,而且是搂住她来的,一看就是很亲密的那种。一进来墨就自豪地跟

  我们说:向大家隆重介绍,我的女朋友蓉儿。其实我们寝室都认识蓉儿,墨向我

  们隆重介绍的,只是女朋友这个身份。

  那一刻的心情我至今不想再回忆,说不出是嫉妒、羡慕、痛苦、质疑还是其

  他的,反正特别复杂特别难受。至今有个细节我记得很清楚:当墨说女朋友三个

  字的时候,蓉儿抬起头偷偷看了我一眼,想观察我的反映。但是我没有和她对视,

  低下头去不让别人看到我的情绪。

  然后就是一场充满着离愁的散伙饭,因为有蓉儿在场,那顿饭我吃得如嚼蜡

  一般。后来我们都喝了不少酒。散伙的时候,墨说要先送蓉儿走。等他们打车走

  了之后,我们也回到了宿舍。

  回宿舍刚刚躺下,我就接到了墨的电话,告诉我身上没带避孕套,让我立刻

  给她送几个过去,我一听就懵了。

  我原以为墨是要送蓉儿回家的,因为蓉儿和我们说过,她父母管得她特别严,

  每天下班必须准点到家,迟到一会儿就得解释理由。但是那天我不知道墨用什么

  理由说服了蓉儿,和他去开房。

  我买了一盒套子,按照墨说的地点给他送了过去。墨赤裸着上身打开房门的

  一角,从我手里接过了套子。就在他露出的房间里的一角上,我撇到了蓉儿,那

  是我至今仍不敢相信的一幕:蓉儿安静地躺在床上,地上扔满了他俩的内衣,蓉

  儿的眼镜蒙着一块黑布。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的时候,墨就关上了门。

  时至今日,我心里仍然还有个疑问,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我和蓉

  儿以及我们的两个家庭都在一个城市。但无论是我们最亲密的那段时间,还是现

  在,我都没有勇气问她这个问题,因为我知道,墨是她心中永远无法弥补的一个

  伤痛,问她这个问题相当于再次揭开她已经结疤的伤口。

  再次回到那天,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宿舍,失魂落魄地躺下,不知道过了多久

  浑浑噩噩地睡了过去。第二天墨回来的时候很感叹地说了一句:没想到蓉儿还是

  处女。

  后来,我们毕业了,大家天南海北,各奔东西。墨家里是东北的,家人已经

  给他找好了工作,他毕业就直接回到了东北。我家是这里的,就留在了这个城市,

  仍然和蓉儿一起从外表上看,蓉儿还是原来的样子,依然爱笑,依然一副干练的

  职场女性样子,仿佛墨这个人从来没有在她的世界里出现过,仿佛她还是以前的

  那个处女之身但是我却从蓉儿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她的眼镜业仿

  佛没有以前那么有光彩了,没有那么明亮了,我知道墨的离开,对她的打击很大。

  想想也是,才确立了男女朋友两天,她就失去了处女之身,六天之后就离开,

  我想再坚强的女人也会倍受打击吧。

  那天,我们约在一起吃了一顿沉闷的饭之后,各自回到了家里。我越想越难

  受,蓉儿什么也不告诉我,一切都自己憋着,不哭也不闹。我就给她发了个短信,

  就三个字:为什么?我知道,她这个时候应该也没有睡觉,应该也在自己的寝室

  里辗转反侧。她也应该知道我问这句话的意思:你不知道我们马上就要毕业了吗?

  你为什么要打赢做他的女朋友,为什么要把处女之身给他?为什么?为什么?

  过了一会儿,蓉儿的短信回过来了:我不知道,但我不后悔。

  看完这句话,我的愤怒再也无法压抑,只感到有一股火,仿佛要把我烧得要

  爆炸一样。我没有理会爸妈的询问,披上衣服就出了门,打了50元的车直接到

  了她家。打个电话把她叫了下来。

  那个时候,愤怒不但冲昏了我的头脑,也冲跑了我内心的懦弱,我站在她面

  前,双手扶住她的肩膀,用力地晃动蓉儿,让他再回答我一遍:为什么?她却始

  终低着头,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一句话也不说。

  越是看她这个样子,我越是有一种怒其不争的感觉。愤怒也让我划过一个让

  我自己都感到吃惊的念头:你不是一直这个样子,那我就占有你,我看看你什么

  反应。

  当这个念头涌现之后,就再也抑制不住,完全充斥在了脑子中,什么她父母

  的定的规矩,我全然不管了。

  「跟我走」,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表情,估计非常恶狠狠。也不管蓉儿

  愿意不愿意,拉着她就往前走。

  「干什么?」蓉儿已经哭出来了,看我拉她走,一惊,一边挣脱我的手,一

  边流泪,一边问我要干什么。

  我看她挣扎地厉害,就停下来,走到她身边,趴到她的耳边,用一种我自己

  都不明白的情绪声音地对她说:我要操你。

  在我心中,说这句话,既像是对我以前不敢对她表白的懦弱的宣泄,也像是

  对墨的一种报复。至于是不是真的要得到她。那一刻我真没有想。

  说完后,我静静站在那里等她反应。我预想的是应该一记耳光扇过来,然后

  蓉儿扭头就走。但是我等了10秒钟,她还是没有什么反应,流着泪站在那里一

  动不动。

  那个时候,我脑子里除了那个带着复杂情绪的念头,什么都管不了。看蓉儿

  没反应,就拉着她找最近的酒店。

  在一家最近的锦江之星快捷连锁酒店,我以最快的速度开了房,拉着她就到

  了房间。

  等到了房间之后,我才回过神来:我这是干了什么?这时候我已经有点打退

  堂鼓了。

  虽然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现在也经常上网聊聊良家什么的,但那时候我对

  蓉儿感情的渴望远远大于身体的渴望。

  蓉儿坐在床上,依然低着个头,光流泪不说话。「说话啊」,我摇着她。看

  她这个样子,我的愤怒又上来了,「你再不说话我动手了。」我威胁她。

  看她还是不说,我把她推到在床上,开始脱她的衣服。一开始,她把脸侧过

  去,任由我把她的外套脱了下来。

  其实脱了她的外套,我已经不敢接着往下了。毕竟我从没有干过这样的事儿,

  尤其还是面对着当时我深爱的蓉儿。

  但这个时候蓉儿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好像下定决心似的,又坐了起来,

  边流泪边脱衣服,不一会儿就把自己脱光了。然后走到我旁边,哽咽着说你不是

  想操我吗,来呀。说着反过来把我推到,要脱我的衣服。

  当时,我的脑子一片空白,理智上说我应该拒绝蓉儿,给她穿上衣服让她走,

  可是内心深处还有个声音在鼓励我说:来呀,这不是你一直期待的机会吗,不要

  错过了。两个声音一直在我的脑子里打架,我的身体除了发抖就是发抖,不知道

  是紧张还是害怕。

  当蓉儿笨笨地把我的外衣脱光之后,我内心的恶魔终于战胜了理智:来就来,

  谁怕谁。

  我快速地把内裤拖掉,赤条条地和蓉儿搂在了一起。

  蓉儿在这个时候仿佛疯了一样,扳着我躺倒在那里,也不管我下面硬了没有,

  坐在我身上就开始找我的JJ往她身体里面塞。

  其实那一次和蓉儿ML的感觉很不好,几乎没有什么快感。因为两个人没有

  什么前戏,直接就开始,她的BB里面一点都不湿润。但那是蓉儿一点都不管这

  些,抓住就往里面塞,把我的JJ搞得很疼,差点软下来,我能看到她也很疼,

  但她皱着不说,也不慢一点。

  当JJ完全进去之后,我才不疼了,这个时候我才有时间感受一下感觉。那

  是一个温暖的包围,虽然没有完全湿润,但是非常紧,紧紧地抱着我的JJ。我

  还没来得及细细体味,蓉儿就动了起来,就像磨豆腐一样的动,我能看见她还是

  一边流泪一边动的。

  我能明白蓉儿现在的做法,她也是在发泄,也是在疯狂,发泄对象是个不惹

  她讨厌的我,所以她把以往所受的委屈,所受的苦,都发泄在了这疯狂的ML中,

  有没有快感她已经不在乎了。

  由于蓉儿动的太快了,加上我又非常紧张,所以我很快就忍不住了,一泄如

  注。

  感觉到我射了之后,蓉儿不动了,坐在那里呆呆得,过了一会儿趴在我身上

  呜呜地哭了出来,哭得很大声,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搂着她,轻轻拍着她

  的背。

  过了好一会儿,蓉儿情绪稳定了一点,仿佛觉察到了什么,头稍稍离开点我

  的胸膛。是啊,我们现在的姿势很微妙,虽然我射了,但我的JJ一直还在她的

  身体了。刚才她情绪激动,我也没有心思感受什么,现在她不哭了,我的下面的

  感触就非常灵敏了。我能感到她的阴道一下一下在收缩,呆在里面非常舒服。

  蓉儿也觉察到了这个问题,慢慢地从我身上下来,拔出来的时候动作特别缓

  慢,可能她自己把自己弄得也很疼。下来之后,蓉儿一身不坑地慢慢从地上把衣

  服捡起来,一件一件地穿好。我看她穿,我也跟着快速地把自己的衣服穿好。

  穿好衣服后,蓉儿低声的说了一句:「我要回家了。」然后逃也似的走了。

  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半天,不知道想些什么,然后叹了口气,到前台把房间退

  了,打车回到了家里。

  回到家已经一点多了。躺在床上,我总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刚才发

  生的一切是在梦里,要不是JJ还有点痛,我真的就以为是在做梦。拿起手机,

  我想给蓉儿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叹了口气又放下,就在这么胡思乱

  想中,我沉沉睡去。

  第二天工作的时候总是心神不宁。下午下班前我给蓉儿打了个电话,跟她说

  :「咱们见个面谈谈吧。」其实该谈什么我也不知道。蓉儿也没有多问,就说了

  句好,约好了见面地点就挂了。

  见了面,蓉儿还是那种闷闷不乐的样子。我本来想跟她就昨天晚上的事儿说

  些什么,又不怕刺激到她,就决定不说这个了。于是我想逗她开心,就故作轻松

  地说:「那咱们去看电影吧,我请你。」蓉儿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于是我又

  提议:「那我请你吃饭吧,附近有家西餐店很好吃。」她还是不说话,就摇头。

  这样我就有点蒙,不知道她想干什么。看她这样子,我试探地说:「那要不

  咱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想她应该明白休息一下的意思。没想到蓉儿点点头,

  答应了。

  于是我拉着她来到附近的一家快捷酒店,开了三个小时的钟点房。在此过程

  中,蓉儿还是一句话都不说,不知道在想什么。

  进了房间,我有点尴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蓉儿面无表情地对我说:

  「你不是一直想这样吗,怎么到了房间没胆子了。」她这话一下子刺痛了我的自

  尊心。我内心不太舒服,心说:「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张爱玲说过,打通一个女人内心最快捷的通道,就是她的阴道。我决定,今

  天晚上我要放开一切顾虑,从身体上把她完全征服,让他忘了墨带给她的痛苦,

  让她只记得我,完全臣服于我。

  想通了这点,我也不再客气,决定把我从岛国爱情动作片里学来的技巧,以

  及和我女朋友实践来的经验,统统往蓉儿身上施展出来。

  蓉儿就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好像在等着什么。我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

  除了昨天晚上那短暂的一段时间以外,我曾经是多么的期待她呀,然而现在已经

  成为现实了。蓉儿的身体有些颤抖,可能是还从未被如此亲密的搂抱吧?估计墨

  也没有这么报过她,也可能是她还没有完全做好心里准备。「啊!」的一声轻叹,

  蓉儿闭上了眼睛,靠在了我的怀里。我一阵激动,赶忙用双手在蓉儿的身上贪婪

  的抚摸着,任由衣服满是皱褶。我和蓉儿紧紧的靠在一起,她背对着我,我很容

  易的可以掠夺让我渴望的山峰,我肿胀的下体也紧密的顶在蓉儿柔软的臀间。我

  不想改变这个姿势,我喘着热热的口气,吻着蓉儿的耳垂,双手轻轻的拉下蓉儿

  的衣服,衣服飘然落地,蓉儿有些惊慌,双手习惯的抱在了胸前,我知道她有些

  害羞!但是,我的渴望哪允许她丝毫的抵抗。我用手抚摸她的腰部,渐渐向上,

  然后想移开她的手臂,蓉儿晃了一下身体,可能是意识到这种小小的抵抗根本不

  起什么作用,没再坚持,手臂被我移开了。我从背后欣赏着,蓉儿还是穿着半杯

  罩的白色胸衣,丰满的乳房大半露在外面,随着蓉儿急促的呼吸,似乎是在倔强

  的挣脱束缚。那一握柔柔的感觉彻底让我崩塌。慢慢我解开了蓉儿她的乳罩,她

  双乳便弹出在我的眼前,仿佛受惊的两只白兔。我双手握住,充实、丰腴的感觉

  满满的充斥在我的手间。

  蓉儿又一次紧张的抱起臂膀,仿佛生怕被我抢走。我再一次去挪开,可是蓉

  儿有些用力的反抗,片刻之后,蓉儿轻轻地说:「温柔点好吗?」我停了一会儿,

  仍然从身后抱着蓉儿,轻声说:「现在行了吗?」蓉儿没有说话,小心翼翼的移

  开了臂膀。我低下头,用口含着乳头,轻轻的吮吸、轻咬。她的手抱住了我的腰,

  呼吸也紧促起来,我脱去衣服,紧紧地抱住她,她的双乳紧紧地贴着我的胸口,

  我使劲抱着。我的右手也没有闲着,慢慢摸向她的腿间,手掌接触她大腿内侧的

  同时,她微微的分开双腿,我整只手握住了她的胯间,手掌传来了一股温热。我

  隔着内裤抚摸着两腿之间鼓起的山峰。她更急促的喘息,我揉着她的阴部,一会

  内裤已经湿透。我的手指从内裤边缘伸进,触到了一片温润得沼泽。那里已经泛

  滥湿透,遍地柔滑。我轻轻褪下她的小内裤,蓉儿的神秘地带展现在眼前,浓密

  而且油黑,我的欲望已经充满全身。我把蓉儿放倒在床上,可能是习惯吧,也可

  能是觉得不可能再逃避了,索性勇敢的面对吧。蓉儿双腿微微张开,我立即就尽

  览无遗,肥美的阴唇湿漉漉的微张着。我依旧做着前戏,嘴唇和手不停的在她的

  身上游走。很快,我的嘴唇已经来到了蓉儿最隐秘的部位,稍稍停顿了一下,看

  了一眼,立即张口将她湿润的洞口全部含在了嘴里,舌头活跃的在里面跳动着。

  蓉儿的身体抖动了一下已经憋了许久的呻吟,畅快的发泄了出来。「啊!啊!

  啊!

  别!别!别这样!脏!「她有些语无伦次了,我知道她已经完全动情了。可

  能是太兴奋了,竟然抬起了上身,双手插入我的头发,嘴里念叨:」别!别!我

  受不了了!「,随即又无力的倒在了床上,大声的呻吟。

  这是,我也忍不住了,我的龟头触碰到她腿间的时候,她使劲的分开双腿,

  我轻轻的顶入,她紧张的深深地吸气,当我缓缓的推进的时候,蓉儿终于忍不住,

  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哦」!我深深抵达谷底以后说,我深深的插入便不再动

  弹,享受着那份紧凑温暖的包裹感。她的阴道不自觉地收缩着,我使劲抱着她,

  眼睛看着她的双眼,她面色潮红,双眼迷离的样子让我浑身激荡。

  我有节奏的抽插着,几分钟后,她开始轻哼,有节奏的,随着我的进出「哦」。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随意的进出她的体内,粗大的阳具挤压攻击着这个女人

  的最隐蔽的深处。我缓缓的抽出,带出一片滑润,连床单都湿了,我完全的退出

  她的体外,只见她的阴唇仿佛一张婴儿的小嘴,轻轻的随着呼吸张翕。肉体撞击

  的声音和那种特有的迷乱的气味让我们俩都疯狂了空气在激情中燃烧,我们的呼

  吸也如汽车的马达一下一下高昂!我一下接一下猛烈的撞击着蓉儿的下体,蓉儿

  也放开了,发狂似的扭动着她的身体来迎合着我,房间里只有我们急促的呼吸,

  这个时候,我们都无所顾忌,都在尽情的发泄着撞击的原始的情欲,让激情在这

  黑的夜里肆无忌惮的释放!大约10分钟,随着蓉儿阴道里的一阵又一阵的抽缩,

  我感觉到蓉儿快要高潮了,急忙加速了冲刺!伴随着我们不约而同的一声呻吟,

  房间里慢慢的沉寂下来!

  激情过后,蓉儿躺在我的胸膛上,我仰面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这个时候,

  我俩都没有说话,享受着激情过后的这份宁静。

  过了一会儿,我对蓉儿说,去「洗洗吧」。蓉儿轻轻地「嗯」了一声,独自

  一人走进了卫生间,开始哗啦啦的洗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她洗好了围着浴巾走

  了出来。我接着进去,快速地洗好了也出来。继续搂着她躺着。

  我感觉应该说点什么,蓉儿却轻轻地说「抱紧我,别说话。」于是我继续抱

  着蓉儿,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背和乳房。过了一会儿,我又来了感觉,JJ也开始

  硬了起来。我趴到蓉儿耳边说:我们再来一次吧。

  我们的舌头又开始纠缠着,我饥渴的吮吸着她柔软的舌,顺势将她压在了身

  下。我们紧紧的拥抱着,吻着,但这对我们远远不够。我慢慢的吻到了她的脖子,

  我的手在她丰满的胸部周围游走着,真的好柔软。她不安的蠕动着身体,我知道

  她在渴望什么,立刻把手覆盖上那动人的高峰,我一边抚弄着她的乳房,一边欣

  赏着她的身体,我抬起头,又吻上了她的嘴,用自己结实的身体揉压着她的肉体,

  更把手滑进了她的爸爸,那里已经是温暖湿润的海洋了,我的手在她的腿根处揉

  着,手指不时无意的划过腿间。她紧紧的抓住我的手,想抵抗自己投降的欲望,

  却不自觉的把我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阴部,隔着我的手用力的揉弄着。

  我最喜欢两个肉体赤裸的拥抱在一起,那种温暖柔软的感觉让我迷醉!她高

  高的举起了腿钩在我的腰间,眼中闪闪的,似乎充满了水,我知道那是渴望。我

  握着自己的鸡巴,在她的阴道口轻轻的顶着,并不时的在她的阴唇和阴蒂上摩擦。

  「呜……」她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淫液已流到了床单上,下体的瘙痒让她

  极度的渴望着被摩擦,被充实!她用眼神告诉我,她无法再等了!我轻轻的吻上

  她的唇,忽然腰用力一沉,鸡巴深深的顶了进去。立刻感觉被温暖湿润柔软的肉

  壁裹了起来,下体传来巨大的快感,真的好舒服!「啊!好舒服!」这重重的一

  插让她感觉心都要跳了出来,觉得自己被这强烈的快感征服了,强烈的快感让我

  们无心再用什么技巧,两个人疯狂地抽插着。她的脸上充满了满足感,频率越来

  越快,更用腿紧紧的加住了我,我知道她快到了。我轻轻的顶进去,很浅就拔了

  出来,又轻轻的顶进去,很浅的抽出来,她显然无法忍受这种感觉,努力的向上

  迎合着,嘴用力的吻我,吸着我的舌头。我巧妙的保持着,数到了九下,忽然用

  力了顶到底,用力的旋转了一下,甚至感觉到了深处柔软的宫颈,和她身体深处

  的颤抖。

  「天那!」极度的期待和渴望加上这突如其来的强烈的快感让她崩溃了。「

  啊!

  快……恩……「每一次深深的插入我都会感觉到她阴部深处的颤抖,着带给

  我极大的快感!」啊!「她再也无法克制自己,迎来第一个高潮,身体剧烈的颤

  抖着,紧紧的抱住我,吻着我,我也用力吮吸着她的玉液,却不停下自己的动作。

  她觉得自己快被插穿了,可还是不停地一次次的向上迎合着。」不要……不行了

  ……

  求你……恩……恩……不行了!「她觉得自己完全被快感包围了,身体无法

  控制的颤抖着,感觉又一次攀向了高峰。我也不愿再克制自己,加快了速度和力

  度。

  啪,啪,啪!我一次次的深深插入,快速抽动!用力的顶进她身体的深处,

  一连插了几十下,我感觉快要窒息了,可快感极度的强烈了起来。「啊!」「啊!」

  我终于在她身体的深处喷射了,那种快感让我脑海一片空白……只有喘息声

  在彼此的耳边传递。

  第三次ML的时候,我才体会到蓉儿下体的美妙。她在感觉特别强烈的时候,

  不自觉地用双腿夹住我的腰,让我的坚硬下体在她的里面,她的双腿夹紧,那样

  我的下体感觉特别明显,一种被夹住的感觉,而且蓉儿的刚被开发的阴道好似一

  个箍环,不断收缩箍住我,那种感觉太美妙了。我就不断冲击,感受蓉儿的收缩,

  那种美妙无法描述,记得当时自己就要疯狂了。正在享受着舒服的快感,也不知

  过了多长时间,我感到小腹有一股热流正在生成,有点就要到天堂的感觉,蓉儿

  猛然抓住我的双臂:「快!快点!恩……快呀!哦……哦!」我随之调整了一下,

  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抽动,把我送上了浪尖,一股触电般的快感,使我象机枪似的

  射了出来,蓉儿也「啊!啊!」了起来。天呐,这真是文字难以表达出来的舒服,

  只能再次说「舒服!」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舒服,我们俩还同时达到了高

  潮。我瘫在了她的身上,好象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她也眯着眼享受着尚未消逝的

  快感。随后顾不得擦拭,两摊烂泥般的人儿拥抱在了一起、缠在了一起,我俩对

  视着,没有任何语言,只有幸福,竟然慢慢地睡着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醒

  了,看着还在熟睡的蓉儿,象小猫一样偎在我的怀里,无比的幸福油然而生,这

  就是人生的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我紧紧地搂着蓉儿,生怕她离开我的身边。

  这个时候,蓉儿也醒了,看了看表,轻轻地说:「我得回家了。」我一看,

  房间开的时间也快到三个小时了。于是退了房和蓉儿一起出来。

  「咱们吃个饭吧,吃晚饭你再回家!」我挽留到。

  「不了,我爸妈还等着我呢,我回家吃吧。」蓉儿说。

  「那我送你吧!」听她这样说,我继续说道。

  「不用了!」说完,蓉儿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晚上躺在床上,我又一遍一遍地回想今天的一切,我和蓉儿到底算什么关系?

  一X情?不算,男女朋友?不算!炮友?也不算。但是不可否认,蓉儿的身

  体和人都很让我迷恋。不管了,随缘吧。

  后面的事情我实在不愿意再回忆。我记得姜文在《阳光灿烂的日子》这部电

  影里说过,人的回忆会被自己的大脑主动更改的。这件事也是。我能很清楚地记

  得我和她交往的细节,ML的细节,但分手的细节却怎么也记不清楚了,只记得

  了一个大概。

  那天,我跟父母去走亲戚,在路上我和蓉儿发短信,我忘了我说了什么看蓉

  儿的短信,我就能感觉到她的愤怒:你把我当什么人了,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你

  ML的工具吗?你以为我是随便的人吗?既然你这样想,那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

  了。

  就这样,我们连面都没见,就分手了。说分手也不确切,因为那时候我有女

  朋友,只是那段时间正好和女朋友闹冷战,所以我的心完全放在蓉儿身上,但没

  想到是这样的结局。

  蓉儿是个干脆的女孩,说了之后立刻把我的联系方式删除了,在QQ、空间、

  人人上全部都删了我,从此就好像在我的生活里消失了一样。

  后来,我听同学说,蓉儿结婚了,男的很疼她,很爱她,同学说她见过蓉儿

  和她老公,两个人看上去非常恩爱。再后来,我和女朋友也和好了,一年后我们

  也结了婚。但是这段经历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她也毫不知情。

  再后来,我听同学说,她和老公生了个漂亮的女儿。不久后,我和老婆也生

  了个儿子。虽然同在一个城市,我们却从来没有再相遇过。有时候我就在想,是

  不是我们两个人的缘分彻底用完了。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经常能回想起的不是两个人ML的场景,

  而是蓉儿低着头,被我拉着去酒店路上的场景。我永远不会忘记她那悲伤的表情。

  我一直觉得是墨伤害了她,其实到最后我又何尝没有伤害她,而且可能我对

  她的伤害更深,更加无法弥补。我一直幻想着有一天,在一个合适的场合,只有

  我们两个人见面,我再次拉住她的手,对她说一句发自灵魂深处的道歉:「对不

  起!」

  但这一切,都只是幻想罢了!也许,对我们来说,这是最好的结局了。

  我能做的,就是在这个地方,用我最真挚的文字,记下我最虔诚的忏悔,向

  可能永远也不会看到的蓉儿。

  蓉儿,对不起,祝你幸福。  
【完】

本主题由 mmcwan21 于 2015-2-11 12:49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