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女编导和新婚女同事【完】(作者:不详)加载中加载中
女编导和新婚女同事【完】(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草比克视频

地址发布页: 永远不丢失地址:
(A)

  自从上次和董卿玩了那一次以后,我就再也没见到她了。她真是个狠心的女人,三个月里,我的鸡巴无数次捅进她的阴道里,每次干她都让这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疯狂的扭动肥大的屁股叫我爸爸,我的精液一次次毫无顾忌的射进她的阴道里,竟然说不见就不见了。

  偶然一次机会,我又碰到了董卿,是在她的单位大堂,我刚要进门,突然看到她说笑着出来,看到我愣了一下,毕竟她无数次光着身子被我的大鸡巴征服,还是显出不好意思。

  她穿的非常性感,上身是亮蓝色的紧身T恤,两只丰满的大乳房耸立胸前,双峰勾引着每一个路过的男人的视线,下身穿的是一条牛仔短裤,浑圆宽大的大肥屁股包裹在里面,两条粗壮的大肥腿肆无忌惮的外露着,她没有穿丝袜,脚上穿着一双高跟凉鞋,两条粗壮浑圆的小腿上布满了紧皱起肌肉的线条,董卿的小腿更肥了,内裤很紧,她丰腴的阴阜从裤衩上凸出来,裤管被她粗白的大腿紧绷着,我能想象出董卿肥美的阴部。

  没想到这个让我在三个月里肏过几百次的骚屄,还是这么的充满诱惑力。她走到我的身边,董卿穿的高跟鞋很高,在我身边竟然还比我要高出一些,她保持着一个女编导的矜持,对我说:「你怎么在这?」「我顺便路过而已,真没想到还能碰到你。有一年多没见面了吧?」她挤出一个微笑,像是在和我保持距离。

  「我挺好的,一起坐坐吗?」

  「没问题。」

  我和董卿走出去,坐上她的车,车开出很远,来到一个很偏僻的酒吧,白天很安静,没有什么人,但是她还是让我先进,我找个隐蔽的座位坐下,只有我一个人,过了几分钟,她才进来。落座在我对面。

  「你这一年多都干什么去了?联系不到你。」

  董卿没看我,只玩着手中的手机,「工作还是那样,只是生活变了。」「怎么了?」「我有孩子了。」

  「谁的?」

  「还能有谁的?我丈夫精子有问题。」

  「男孩女孩?」

  「男孩,不都说强壮的男人干完都是男孩,我这次真相信了。」「你丈夫没说什么?」「他白得一个大儿子,高兴还来不及呢,我和他每天也都做,不过他还是怀疑,他的病自己知道,生完孩子,我们就分屋睡了。」「对不起。」「没什么的,这也怨我。」

  「你不想我吗?」

  「不想你,倒是老想你的大棒子,我和这么多男人做过,还没有一个男人让我死去活来的,那三个多月真的让我满足了。」「那你现在也做吗?」「和你之后,我似乎对男人失去兴趣了,前一阵我们主任和我出差,饭店里和我做过几次,虽然他的不大,但是以前还是有感觉的,但是那次他插到我里面后,我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回家我对丈夫也一点欲望都没有,一般我这个年龄正是性欲旺盛的时候,我真的怀疑我性冷淡了。」「怎么会?你这么性感丰满的女人,怎么可能没有性欲?恐怕是怕别人满足不了你吧?」「真的是,每次他们插进来的时候,我就怕到不了,真的每次我刚有点感觉他们就已经射了,越这样我就越害怕。」「那我们还有可能吗?」这个身子白皙丰满,却已经不干净的女人沉默了,过了好一会,董卿抬起头看着我,「我真的不想了,我害怕,每次看到我丈夫我都有强烈的愧疚感,我对不起他,我让别的男人进入了我的身体,每次我想到这,看到丈夫就想起你的大鸡巴,我的性欲就被愧疚代替了。」「你为什么不尝试让我打开你的心锁呢?」「我怕。」

  「我和你只是性伙伴,只不过是重复的1夜情,你想的时候我让你满足,平时绝对不找你麻烦。」「真的吗?」「真的。」

  董卿点点头,我结了帐出了门,她也随后跟了去。我们坐在她的车上,董卿说:「我们去哪?」「上你家怎么样?」「不行,我不想增加罪恶感。」

  「去我那可更不行了,我有好多同学都看你的节目呢。要不去我单位吧?」「可以吗?」「现在单位放长假,根本没人。」

  「好吧!」

  汽车发动,我俩向郊区我的单位进发。

  来到单位门口,她把车开到远处小区里,然后走过来,我看这她窈窕丰满的身体,两只包裹在亮蓝色紧身衣里的大奶子起伏着,两条粗壮雪白的美腿交叉着走出阿娜的步履,肥大的屁股一扭一扭的,董卿的腰肢不是很细,但也显出女人特有的曲线美,这也是她大胸部,大屁股衬托出来的。

  我和董卿进了电梯,公司在顶层。进了公司,锁了门,我把她领到我的办公室,她坐在办公室的长条沙发上,两条粗壮雪白的小腿勾引我似的岔开着,我站在董卿的身边,她抬起头看着我,染黄的长发随风飘动,她的脸上已经有了淡淡的皱纹。

  我顺着她的领口望去,两只雪白的大乳房紧紧的挺立着,黑色的乳罩把她的大奶子挤出深深的沟,两个大馒头似的肉球勾引着我,我把手伸到董卿的胸前,隔着t恤柔着我梦寐以求的乳房,用手轻轻捏着她挺起的大乳头。

  董卿抱着我,脸贴在我的跨前,轻声的说:「曹少弼,你想死了,我每天都想你的大鸡巴插进我身体的情景。快,快,让我亲亲。」矜持的董卿马上变得像荡妇一样的疯狂,她解开我的腰带,扒下我的裤子,脱下我的内裤,我20厘米,酒杯一般粗的大肉棍马上弹了出来,虽然董卿潮湿的浪屄被这根大鸡巴不知道肏了多少次,但是当她看到鸡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说:「好大,好粗,好硬!」说着,她用手握住我的大鸡巴,迫不及待的张开嘴,把我的鸡巴吞进嘴里。

  尽管我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仍然没想到董卿会这么快的就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董卿看着我,嘴里插进我粗大的大鸡巴,她的嘴被撑成一个圆洞,我的鸡巴在董卿的嘴里进进出出,鸡巴上沾满董卿的唾液,她张开大嘴,把鸡巴使劲吞进去,我的龟头感觉到董卿嘴巴里的潮湿和温暖,她的嘴唇紧紧贴着我的鸡巴,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轻轻的挑逗着,我享受着董卿带给我的快乐。

  平时在电视上看到的这张不漂亮的脸庞此时就在我跨下,厚厚的嘴唇张开,嘴里插着一根粗大的鸡巴,董卿慢慢的把鸡巴吐出,双手握着我的鸡巴,淫荡的注视着,然后伸出舌尖在龟头上轻轻的刮着,她哀怨的看着我,玩弄着日思夜想的大鸡巴。

  我看着身下为我口交的董卿:「你是太久没有被男人捅了吧?」她点点头,手握着我的大鸡巴,不停的往自己的嘴里送,鸡巴沾满董卿的唾液,在她的嘴里进出。她的头跟着鸡巴的进出而前后摆动,唾液顺着嘴角留下,但她只是全神贯注的啯着男人的大鸡巴,我哪想到这个放荡的中年女人,一年之后,又成为我鸡巴的玩物。

  董卿的技术仍然非常好,她经常会给老领导服务,那些糟老头子已经没有力气扶着她的大屁股,一下下把鸡巴插进去,只能是坐在沙发上,董卿就跪在他们身下,用嘴来为他们的鸡巴服务,能把78十岁的老头弄射,技术一定不简单,用在我身上更是了得。

  董卿眼睛包含哀怨,一边看着我,一边投入的啯着我的大鸡巴,她把鸡巴吐出,又全神贯注的把头往前伸,让鸡巴深深插进自己的嘴巴里,一会又吐出来,伸出自己的舌头,用舌尖挑逗似的在马眼处轻轻的触碰着。

  我的鸡巴一阵阵感到强烈的快感,我看着自己的鸡巴就插在这个着名女编导的嘴巴里,她跪在我的面前,大鸡巴尽情猥亵着她,我感到非常的满足,我抱住董卿的头,像肏屄一样,大鸡巴使劲往她的嘴巴里插,她就像一个怨妇一样被我折磨着,我的大鸡巴使劲插入到她的嗓子眼里,弄得董卿一阵干呕,我也继续插她。

  董卿这时一边为我口交,一边慢慢脱下她的衣服,她跪在地上,解开自己亮蓝色的t恤,慢慢的从浑圆的肩膀上脱下,半裸的董卿就这样展现眼前,她的皮肤很白,很嫩,丰满的女人都是这样,两只丰满的大乳房被挤在单薄的乳罩里,两个雪白的大肉球挺起,中间挤出一个诱人的乳沟。

  我把手伸到她的胸前,撕开她的乳罩,两个丰满肥润的大奶子腾的一下弹出来,没有撑脱的乳房显得有些下垂,两个半球向外翻着,我使劲捏着董卿丰满白皙的大奶子,两个柔软的肉球被我捏得像面团一样的柔嫩,董卿一面挺起大乳房让我揉捏,嘴里含着我巨大的鸡巴,鸡巴上沾满董卿的唾液,鸡巴在她的嘴里进出着。

  董卿一边为我口交,一面脱下自己的衣服,她嘴含着鸡巴,头前后动着,两只手抓住紧包住她肥大屁股的牛仔短裤,解开扣子,轻轻的把短裤从宽美的胯部褪到她肥大丰满的大屁股上,然后轻轻扭动她肥大无比,让我干过无数次的大屁股。

  牛仔裤马上就褪到了董卿粗肥的小腿上,她轻轻甩开雪白光滑而又粗壮的小腿,她的雪白的身体就完全展现出来,只有肥大丰满的大白屁股上套着丝质半透明的小内裤,两瓣浑圆的大屁股在我的身前晃悠着。

  董卿虽然不苗条,但也是丰满白皙,柔美的雪白的背部趁着阿娜的腰肢随着她头部的运动而扭动着,肥大的屁股使劲向后厥着,我实在不能浪费这么淫荡而性感的女人了,我说:「董卿,厥着你的大屁股跪在沙发上,我要扶着你的大肥屁股干你。」董卿也垂涎我的大鸡巴,于是从地上起来,跪在沙发上刚想要脱下自己的内裤,我连忙说:「董卿,叉开你的大粗腿吧,我帮你脱。」董卿也不说什么了,跪在沙发上,分开两条粗肥的小腿,把自己肥硕无比浑圆雪白的大屁股使劲向后厥起,董卿雪白的后背对着我,两只大乳房垂在胸前。

  我在她的大屁股前跪下,拽去了董卿最后一块遮羞的内裤,她两瓣雪白浑圆的大屁股一下子从内裤中弹出来,在我面前厥着大屁股的董卿已经完全赤裸了。

  我扶着董卿雪白的大屁股,伸到她深深的屁股沟上,伸出舌头,轻轻的在董卿的大屁股上舔着,我把舌头伸直,插进她深深的屁眼里。

  董卿轻轻扭动着大屁股,「啊,曹少弼,啊,好痒!」说着,叉开两条又粗又肥的小腿,伸出一只手扒开自己的肥屁股,「曹少弼,啊,快,快,好棒,舔我下面,啊,我好久没有被男人好好肏了,快干我。啊,伸到我的下面。」我顺着董卿的屁眼往下舔,双手扶着她雪白浑圆的大屁股。董卿是一个丰满的女人,刚过中年又刚生了孩子,本来已经和很多中年妇女一样又宽又肥的大屁股变得更加的肥硕,我紧紧扒开她两瓣肥大的屁股蛋子,我又一次看到了董卿在三个月内被我干了无数次的生殖器。

  她的大屁股又肥又白,可是到了阴部肤色渐渐加深,在隆起的会阴部已经变成褐色。两瓣肥厚的阴唇从阴道中间伸出,像肉片一样滩在隆起的大阴唇两边,在褐色的阴唇中间是已经张开的阴道,粉红的阴道口中间源源不断的流出淫水,真是个淫荡的女人,董卿的阴唇甚至大腿根全都被淫水沾湿。

  我伸出舌尖,轻轻的在她伸出的粉红色的阴蒂上轻轻一天,董卿马上向后使劲厥起自己的大屁股,我的脸一下子贴在了董卿湿润的阴部。

  「曹少弼,啊,啊,使劲玩我,干我,我是个骚女人,我要大鸡巴,干我,啊,使劲舔,我已经忍耐太久了,我要做回让人干的女人,曹少弼,快干我,使劲。啊,我的大屁股让你随便玩,啊,使劲。」我扶住董卿的大屁股,用舌头使劲舔着董卿湿润柔嫩的阴部,董卿像发疯了一样使劲厥着自己的大屁股,柔嫩的腰肢不停的扭着,我的脸在她的屁股后面,阴道里流出的淫水全蹭到我的脸上。

  董卿高声的浪叫着,淫荡的脸靠在沙发靠背上,伸出一只手使劲揉捏着自己肥硕的大乳房。「啊,啊,曹少弼,我要你,我要你,我的身子让你干,我的浪屄让你干,曹少弼,你好棒。」董卿像被干一样不停向后顶着大屁股,我用嘴把董卿的阴唇含在嘴里,鼻子插进了董卿的阴道,疯狂的帮这个淫荡又性感的中年妇女口交。

  董卿的大屁股划着圆圈不停扭动,让自己的浪屄可以完全接触我的脸,她跪在沙发上,因为兴奋,两只脚向上翘起,跪在沙发上本来就又粗又肥,圆滚滚的粗壮小腿上绷起了肌肉,我看到这个小腿粗壮,屁股肥硕的董卿赤裸在我面前这么淫荡的任我糟蹋,我真的要开始再次把自己的鸡巴插进董卿的阴道里。

  我站起身,一丝不挂通体洁白的董卿就厥着大屁股在我面前,两条粗壮的小腿叉开着,阴唇翻开,阴道流出淫水等待我鸡巴的插入。我扶住自己早已坚硬的大鸡巴,酒盅大小的龟头嵌在董卿肥硕的屁股后面,董卿感受到了自己大屁股后面熟悉又久违的热力,肥厚的阴唇上终于又顶到了男人粗壮的大鸡巴。

  我手握着自己的大鸡巴,轻轻的在董卿肥厚的阴唇上蹭着,董卿把手伸到身后,从自己腿间掏过,然后抓住我的大鸡巴,迫不及待的往自己阴道里插,使劲向后厥着大屁股,扭过头来看我,「曹少弼,你的大鸡巴好热,赶快肏我吧,我受不了了!」董卿兴奋的扭动着大肥屁股,我把鸡巴顶在董卿湿润的阴道口,抓住她性感的杨柳腰肢,使劲往前一顶,董卿浑身颤抖一下,高声「啊」的浪叫,整个鸡巴全部插入了她的阴道里。

  董卿刚生完孩子,阴道比起一年多前明显松垮了一些,但是她的阴道很深,很湿,又有一般女人没有的淫荡劲儿,所以,我的鸡巴在插入进去之后,还是感觉到了强烈的性刺激,整个鸡巴被湿润的淫液润滑,被温暖的嫩肉包围。

  最重要的事,我的鸡巴已经插进了这个着名女编导的身体里,在我面前厥着大屁股让我鸡巴插的女人是个着名的女性,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看着她白皙丰满的肉身都希望把鸡巴插进她幻想中的生殖器中,但是真正把鸡巴插进来的只有我一个人。

  我和董卿一丝不挂的在办公室做着男女间的性事,她跪在沙发上,肥大无比的大白屁股厥着,两条粗肥的大粗腿使劲分开,巨大号水蜜桃一样的大肥屁股直挺挺的插进一根男人的大鸡巴,这鸡巴竟然比自己的丈夫更多次的插进自己的身体里,自从一年多前被曹少弼干了之后,她就一直希望这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能再次进入自己的体内。

  董卿扭动自己的腰肢,让自己肥大的屁股在空中划着圈,屁股下面的浪屄一口口的吞下糟蹋自己的鸡巴,然后又不舍的吐出,在一遍遍重复的运动中,感受男女之间最原始的性爱。

  我扶着董卿肥大的屁股,将自己粗大的鸡巴一下下插进董卿翘起的阴道里,董卿把手伸到自己的大腿中间,快速的柔着自己粉红色的阴蒂,一阵阵快感从她的体下传出,董卿回过头,用哀怨淫荡的眼神看着我,看着在她身后,兴奋看着自己厥着大屁股裸体的男人,男人把鸡巴插进自己的阴道里,她能感觉到粗硬的肉棍在自己体内运动的刺激,肥大的屁股中间已经湿润,淫水源源不断的流出。

  董卿看着自己肥嫩的大屁股被男人双手使劲的揉抓着,雪白浑圆的臀丘上被抓得泛起了红道道,男人从自己身后抓住自己不停扭动得腰肢,一根大鸡巴从自己粗肥的腿间插进自己肥厚的浪屄当中,大鸡巴把董卿阴道塞得满满的,董卿任由我无所顾忌的肏着她的阴道,董卿好久没有被干了,大鸡巴干的她高声浪叫。

  我紧紧抓住董卿的大屁股,把鸡巴使劲的在董卿湿润柔嫩的阴道里进出,董卿被我干得浑身颤抖,双手抓着自己的大乳房,脸贴在沙发后背上,放荡的浪叫着:「啊,啊,大鸡巴,干死我吧,曹少弼,我是个骚货,我要大鸡巴干,啊,使劲肏我,啊,曹少弼,你好棒,我这样的浪货就要你这么大的鸡巴才能干的我舒服,使劲干我的大屁股,啊,使劲。」我的鸡巴一下下使劲的捅进董卿湿润的浪屄中,她肥大雪白的屁股被我撞击得泛起了涟漪,脸盆大小的肥大屁股又圆又白,像个大水蜜桃一样,我的鸡巴狠狠的抽动,董卿的阴道里淫水就像小溪一样流出,我的鸡巴,她的阴唇都已经变得湿润,董卿被干的高声浪叫:「啊,啊,我的大鸡巴,我厥起大屁股让你干,我让你干,使劲干我吧。」董卿的身体随着我鸡巴的抽动不断的向前涌动,董卿已经被干的起了性,双眼紧闭,嘴巴张开,她不漂亮,但是此时的表情足够淫荡,自己雪白的身体被毫无保留的糟蹋着,董卿随着我的大鸡巴快速的抽插发出一样频率「啊啊啊」的叫声,两条粗壮的小腿紧紧绷住,粗壮的小腿浑圆而肥嫩,洁白的小腿上胀起一条条的肌肉。我抓着董卿的大屁股,使劲的干着她。

  「啊,啊,曹少弼,你鸡巴好大,好粗,好热,我快不行了,啊,啊,捅的我舒服死了,啊,我快不行了,啊,啊!」董卿的叫声一声声变大,她雪白的身体挺直,肥大宽美的大白屁股使劲向后厥起,让我的鸡巴能深深的插入,董卿扬起头,从喉咙里发出最淫荡的浪叫,她的大屁股随着身体而不停的抖动,我插在她屁股下面的大鸡巴感受到从董卿的阴道里传出一阵阵紧缩的感觉。

  「曹少弼,我快不行了,使劲的插我,插我,用力,干我,啊,使劲,我的骚屄就让你干,我丈夫不行,我丈夫不能满足我,我让你干我,啊,啊,啊!」董卿湿嫩的阴道一阵阵的紧缩,紧紧抱着我的大鸡巴,「啊,啊,曹少弼,我快到了,干我,啊,干我!」董卿刚生完孩子,浪屄也不是非常的紧,董卿紧锁眉头,浪屄也紧紧的夹着我的鸡巴,肥大的屁股不停的扭动,身体一阵阵痉挛,她雪白的身体开始变得粉红,一只手抓住自己的大奶子使劲的捏着,另一只手使劲的揉着已挺立出来的阴蒂,「啊,啊,啊!」董卿抓住我的胳膊,把大屁股一下下使劲的撞向我的身体,我的大鸡巴一下下全部插进她的浪屄里,董卿这时把身体埋下,一个雪白浑圆又宽又肥的大屁股高高厥起,我抓住她的肥美臀丘使劲插着她,她的大屁股完全打开,菊花瓣一样的屁眼从深深的屁眼里显出来。

  我鸡巴快速的抽动,伸出一只手指使劲的按在董卿打开的屁眼里,只见董卿的屁股又胀圆了一圈,大声的叫着:「快,快,捅我,捅我,啊,董卿是骚货,干我,干我,鸡巴插我浪洞里啊。」董卿的阴道紧紧攥住我的鸡巴,我把鸡巴使劲向里插去,20厘米长的大鸡巴一点不剩全插到董卿的阴道里,我的鸡巴顶到了她的子宫口,董卿抓住我的胳膊,把肥大的屁股坐向我,她闭上眼睛,扬起头,大声的浪叫起来,身体挺直,浑身不停的颤抖,「啊,啊,啊,我到了,啊啊,大鸡巴,啊,啊,啊!」董卿厥着大屁股一动不动的挺在那里,阴道里开始不停的痉挛,我的鸡巴使劲插在里面,我看着这么肥厚丰腴的大屁股,董卿粗壮的小腿浑圆洁白,柔美的后背泛起阵阵红晕,这么一个大屁股的女人被我干到了高潮。

  我用尽全力使劲又插了几下,一股浓浓的精液全部射进了董卿的阴道里,同时,我也感觉到龟头上泛起阵阵热浪,她的淫水从子宫里喷出,浇在了我的龟头上,我把鸡巴从她紧皱的浪屄里拔出,从董卿已被干成圆洞的浪屄里一下子喷出了乳白的淫水,董卿无力的爬在沙发上,肥大浑圆的白屁股高高厥着,屁股中间喷出的淫水全都喷到我的身上。

  被我干到高潮的董卿浑身无力的厥着大屁股,赤身裸体,通体洁白,粗肥的小腿叉开,肉感滚圆的小腿肚子轻轻抖动。

  我趴在董卿的大屁股下,看着刚刚被我干过的阴道。董卿两片肥厚无比的大阴唇向两边张开,红嫩的阴道被我捅成了圆洞,淫水和着我的精液从阴道里流了出,两边细软的淫毛全都湿了。

  我跪在董卿的屁股下面,董卿屁股高高的厥着,肥美的阴部凸现出来,我用舌尖轻轻触动她挺立的阴蒂,董卿的阴道马上开始蠕动,精液和淫水又流出来,我把嘴贴在董卿湿润的阴部,亲吻着她刚被干过的阴唇,肥厚的阴唇被我含在嘴里,我捧着董卿雪白浑圆的大屁股,把脸全都埋在她柔嫩的大腿中央。

  我又把手伸到她粗壮的小腿上,两只手张开还不能抓拢董卿粗肥的小腿。我用手捏着她粗粗小腿上洁白柔嫩的美肉,她厥着大屁股享受着我的服务。

  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个厥着大屁股淫荡的裸女,又站起身,握住大鸡巴,对准了董卿张开的阴道口,就在我刚要再次把鸡巴插进董卿的阴道里的刹那,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我愣在那里,大鸡巴直挺挺的搭在董卿雪白的大屁股上,看到门口站的是王娜,她被这毫无准备的情况惊呆了。

  她本来想开我的办公室偷资料,当她进门的时候,我和董卿刚刚到了高潮,所以没有听到一点声响,她开了我办公室的门,轻轻推开,没想到竟然看到的是一个肥大白皙的中年妇女的大肥屁股,一根无比粗大的黑黑的,硬硬的鸡巴在雪白的屁股上,然后看到的是我抓着女人的大屁股站在身后。

  她马上傻在那里,竟然碰到了自己的上司正在玩女人,这根大鸡巴可比每天都要捅自己的丈夫的鸡巴大多了,也粗壮多了。她移开视线,更让她惊讶的是,趴在沙发上让我干的,赤身裸体厥着大屁股的女人竟然是董卿,这个平时高傲又难以接近的中年女人竟然脱光衣服,厥着大屁股让男人干。

  董卿正准备再一次接受我的大鸡巴,突然发现门开的声音,然后感觉大鸡巴搭在自己的屁股上了,抬起头,看到的是一个农村模样的女子站在门口,愣愣的站在那里。董卿想到自己的好事就被这么不起眼的女子搅和了,仍旧厥着自己的大屁股,对王娜说:「你进来,把门关上。」(B)这时,董卿才慢慢的从沙发上起来,从地上捡起性感的小内裤,和裙子,慢慢的穿整齐,我也把裤子衣服穿上了。

  王娜看着淫荡大屁股的裸体女人又变回冷傲的中年妇女,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只有站在那里。

  我对她说:「王娜,你来干吗?」

  「我拿点东西。」

  我看着她手上拿着一个文件袋,我抢过来一看,正是公司准备上马的一个项目,王娜老公的公司也准备竟标,这个文件是内部的资料,而标书和绝密的价格底限就在我的办公室里。

  董卿这时从沙发上站起,来到王娜的面前,「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臭婊子,你真是大胆啊,偷公司东西,还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你说怎么办吧?」王娜站在那里,吓得直发抖:「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可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如果我放你走,明天大家都知道我和你们老板的事了,你们农村来的,除了嚼舌头还会干吗?」「我不会说的,真的不会。」「你抓住了我们的把柄,知不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我也抓住你同样的把柄。」王娜当然知道董卿指的是什么,她被男人肏被王娜看见了,王娜当然也要做同样的事情。

  王娜害怕的摇着头:「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我刚才还一筹莫展,听到董卿这么说,我也觉得是个好主意,便打开了大屏幕,说:「你不要觉得自己多淑女,多贞节,你来看看这个。」说着我打开了幻灯片。眼前的图片让王娜惊呆了,竟然是自己上厕所的时候,自己阴部的特写,她又肥又厚的阴唇沾满尿液,两条大白腿叉开,大腿中间喷出了黄色的尿液,她用手纸擦拭自己沾满尿的阴唇。

  「我想你丈夫一定对这个东西非常熟悉吧,如果没猜错的话,他每天也要捅进去呆一会的,我有你老公的电话,只要发一条彩信,他什么都会看到的,当他看到自己老婆阴部的特写从另一个男人的手机发送到自己那里的时候,他会怎么想?你们刚结婚,相比你也不想让老公难堪吧。」她傻在那里,然后一下子哭了出来。

  董卿从包里掏出一个DV,说:「来,骚货,我们开始吧。」王娜绝望的站起来,说:「你们想怎么看我?到底要我怎么样?」我打开了一个黄片,投射在大屏幕上,说:「学着她做。」。

  王娜看着片子里的女人淫荡的脱光自己的衣服,然后扭着,一会叉开大腿手伸到腿间揉,一会又厥起自己的大屁股对着镜头,把阴部完全展现,她根本无法接受,「不行,我不能这么做。」「你知道吗?你会害了你老公,我一下子就会让他完蛋,那么你们两个人下半辈子可就过不好了,乖乖的,你不说,我们也不说,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王娜没有办法,只能照做。听说王娜结婚前还是个处女,刚结婚半年多,享受了几个月做女人的乐趣,这样的少妇还真是不错。

  王娜站在我和董卿的面前,慢慢的脱下自己的外套和裤子,只穿了一件乳罩和针织的小内裤。王娜的屁股很大,但是是扁平的,不像董卿的大屁股又肥又圆的。王娜的腿也很粗,小腿有碗口那么粗壮,很白,上面隐约肌肉,正是我最喜欢的粗腿。王娜的大腿中间高高隆起的阴阜,包在乳罩里还算丰满的乳房,身体也很白,王娜虽然已经是少妇了,但是还很嫩。

  王娜半裸着站着扭动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说,你蹲到写字台上去。

  王娜半裸着蹲在写字台上,两条雪白的大腿叉开,粗壮的小腿变得更加粗壮了,肥大粗壮的小腿让我的鸡巴高高挺立,王娜的阴部很肥厚,隔着内裤挤出了一个肉丘,肉丘的中央竟然有一小块湿润的痕迹。

  我拿着DV走到她的身下,镜头对准王娜被内裤挡住但轮廓却显现的阴部,「脱下内裤。」王娜哪受过这样的凌辱,用手挡住自己的裆部,哭着摇着头说:「不要,不要。」可是这是无济于事的,她只能顺从的拽下自己的内裤,小内裤费力的从她宽大的屁股上拽下,脱到膝盖上,王娜的隐秘的阴部就这样被我看到了,在她叉开粗壮无比的小腿中间,雪白的屁股中间变成褐色,鼓鼓的阴阜上长满乌黑淫毛,阴阜下边有一个小肉缝,肉缝下面就是王娜少妇的阴部,在褐色的大阴唇上长着稀疏的淫毛,王娜的阴唇也向外翻出,但是没有董卿那么的肥厚,颜色也没有那么深。王娜的阴道呈一个细窄的肉缝,而董卿的阴道已经被我捅成了一个圆洞。

  王娜蹲在桌子上,两条粗壮的小腿叉开并蜷起,窄小的内裤套在膝盖上,自己已经渐渐湿润的浪屄暴露在我的面前,我伸出一根手指,伸到王娜只被老公摸过的阴唇上,轻轻的抚摸着,王娜闭着眼睛忍受着我的凌辱,浑身轻轻的颤抖着「曹经理,不要这样,求求你,我不能这样。」我轻轻捏着王娜无比柔嫩的阴唇,然后把她的两片粉褐色的嫩肉扒开,轻轻的把一根手指伸到王娜已经湿润的阴道,当我的手指接触到她阴道内壁细嫩粉滑的嫩肉的时候,王娜伤心的哭了起来:「曹经理,我不能,求求你,不要。」她肥大的屁股紧张的颤抖着,淫荡的蹲在桌子上,叉开粗壮的双腿,把阴部暴露出来,刚刚结婚的王娜就这样被我猥亵着。

  我轻轻用力,手指好不费力的插进了王娜柔嫩的阴道里,王娜感觉到自己下体被东西插入,这是除了自己丈夫之外在第二个男人面前裸露下体,害羞又惊恐的王娜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继续叉开大腿暴露浪屄让我的手指在她温暖的阴道里抽插,自己只能扬起头,不去看大腿中间男人对自己的侮辱,眼泪慢慢的流下来,「曹少弼,不要这样,求求你,我刚结婚,我受不了!」我站起身,搂着王娜,脱下她的乳罩,两只馒头一样雪白的乳房弹了出来,我一只手揉着她的奶子,另一只首继续在王娜的阴道里抽动着,这个只被丈夫一个男人插过的少妇让我折磨的死去活来。

  王娜的阴道非常紧,两片窄小的肉片包裹着我手指,阴道里粉红的嫩肉随着我手指的抽出也被带出,淫水已经沾满我的手指,女人只要被男人干过,就会变得淫荡。

  王娜毫无办法的接受我的凌辱,赤条条的蹲在桌子上,任凭我的大手在她柔嫩的乳房上使劲的揉搓着,我又重新蹲在她的大腿中间,扑的一声抽出手指,我看着她两条叉开的无比粗壮的小腿,紧紧的抓住,然后把头埋在王娜已经湿润的阴部,轻轻的亲吻着王娜的阴部,肥厚的阴唇外面长着细软打着卷的引毛,我把她的阴唇含在嘴里,然后又用舌尖不停的触碰着王娜已经挺起的阴蒂。

  她刚刚结婚,自己的丈夫又是农村人,只会把鸡巴插到王娜的阴道里捅,哪知道去舔阴,我马上感觉到王娜整个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不要,曹少弼,不要!」王娜紧紧并住粗壮的小腿,把我的头夹在两腿之间,肥大丰腴的屁股向后厥着,「不要弄了,求求你,我没有被男人,这样弄过,求求你。」我又让王娜转过身,我要好好玩弄她的大屁股。王娜的屁股很宽大,但是却很平,此时蹲在桌子上被对着我,雪白的大屁股就在我的面前,我抚摸着王娜雪白的后背,然后手顺着后背摸到腰肢上,轻轻握住王娜雪白的肌肤,看着她从腰肢两端向外隆起的巨大屁股。王娜的后背是一个典型妇女的形状,白背,纤腰,肥臀。

  我轻轻抚摸着王娜雪白的大屁股,对她说:「王娜,你的屁股是不是总让你丈夫摸啊?这么肥这么白,你丈夫是不是一看到你的大屁股就想干你?」王娜背对着我,虽然不像刚才那样看着自己大腿中间有男人在下面猥亵,但是这样把大肥屁股展现给男人看也是十分难过,曹少弼的一席话让她想起了自己的新婚丈夫,半小时之前她还只属于丈夫一个男人,可是现在却已经脱光了衣服让别人看着自己的裸体,自己的大白屁股。

  丈夫确实很爱自己的屁股,他说王娜的大屁股可以生男孩,丈夫喜欢自己趴在床上,厥起大屁股,从后面干自己,说这样可以看着王娜的大肥屁股,刺激自己的鸡巴,但愿自己不要让别的男人这样干。

  王娜听到我这么说,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说,你的身子真白,一会干你的时候一定很舒服,我就喜欢皮肤白的女人,来,下来吧。

  王娜光着自己的大屁股从桌子上下来,马上跪倒在我的面前:「曹少弼,求求你,我知道错了,你不要糟蹋我,求求你,我刚结婚,我的丈夫是我唯一的男人,求求你,你要是糟蹋我,我就完了,我不是个随便的女人,我不要别人占有我,求求你。」「那好,你和我说说你和你丈夫是怎么过夫妻生活的。」我把王娜让到沙发上,王娜光着身子,两条雪白粗壮的腿随意的叠起来,二郎腿的姿势让她的小腿肚子挤得又粗又白,我看着裸体的王娜雪白的大屁股,挺起的奶子已经想要把她按到地上把鸡巴插进她的身体,这下又看到了她如此粗壮的小腿,让我更是心烦意乱。

  王娜翘着自己粗壮的小腿,抚摸着小腿上丰富的肌肉,低下头,轻轻的说:「我和他的第一次是在新婚之夜,之前我俩交往半年多,他几次想要我,我都没同意,终于结婚了,他像只狗一样扒光我的衣服,亲戚朋友还没走,就要干我,我没同意,他就打我,后来我俩过了三天才开始第一次夫妻生活。那天我俩都洗完澡,他就把我按在床上,分开我的腿,把那个东西插了进来,他不停的把那东西插进抽出,过了3分钟,他把一团热热的东西射到我的身体里,我很恶心,但是他是我的丈夫,我也没办法。后来在这结婚这么两个月,他一般一星期和我弄十几次,每次也都一个姿势。」「他每次都把你按在身子下面,然后叉开腿,插进去,就这么弄。」王娜羞涩的点点头。

  「没有其他的玩法?」

  「没有!」

  我看着赤裸的王娜,已经想好了玩她的方法。

  我把鸡巴掏出来,王娜看到我这根20厘米长的大鸡巴,真的吓坏了,她丈夫的也才10厘米而已,她不知道这根又粗又大的鸡巴捅进身体里会是怎样的感觉,王娜连忙往后躲,「求求你,不要。」我一把拽住王娜的头,把鸡巴顶在她的脸上,说:「王娜,我现在要是把这根鸡巴插进你的下面,你就是我的女人了,你就不属于你的丈夫了,如果你不想这样的话,你可以用嘴给我服务。」王娜从来没有给男人口交过,便说:「我不会。」「就是把我这个放到你的嘴里,给我弄出来就不插你下面了,这样你也还是干净的。」王娜很不愿意,怎么可以让男人的鸡巴捅进自己的嘴里,可是如果不这样的话,这根大鸡巴就要插进自己的阴道里,这是绝对不可以的,她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把大鸡巴掏出来,伸到王娜的脸上,王娜蹲在我的身子下,轻轻握住我的大鸡巴,她很害羞,更紧张,我能感觉到王娜握住我鸡巴的手是颤抖的。她轻轻说了声「真粗!」便张开嘴巴,把我的鸡巴插进了自己的嘴里,我感觉到鸡巴被温暖湿润的深洞包围,我说:「慢慢的来回动,想象嘴就是你的下面,我正在干你。」王娜的嘴里已经被我的鸡巴插入,她只能听话的帮我弄。王娜口交的水平可真不怎么样,舌头也不会动,「轻点,用舌头尖舔我的龟头。」她才把鸡巴从嘴里抽出来,伸出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轻轻的蠕动。

  就这样,王娜光着身子,嘴里含着我的鸡巴,任由我不停的猥亵着。

  我的鸡巴在王娜嘴里慢慢变得更大,撑起了她的嘴巴,王娜已经连续帮我弄了好几分钟,嘴巴已经麻木了,我渐渐被她弄得兴奋起来,抱住王娜的头,把鸡巴使劲的往她的嘴巴里捅去,王娜感觉到粗大的鸡巴一下子捅进了自己的喉咙,下意识的闭嘴,我整根大鸡巴被她结实的咬了一口。

  一阵剧痛,我啊的一声把鸡巴从王娜的嘴里抽出来,幸好没咬破。一直在一边看着我捅王娜的董卿不干了,她一年多没有被男人好好干过,今天刚被我射了一次,好事就搅和了,本来还想让我弄她,大鸡巴就被咬了。董卿发疯似的冲到王娜的面前,一把推开她,「你这个骚货,你知道这是多么粗大的鸡巴吗?老娘还没用够,你敢咬它,你给我起来。」董卿一把推开王娜道,「老娘教教你怎么伺候男人。」王娜被吓傻了,哪知道平日里电视上端庄的编导现在竟然光着身子和男人媾和,而且因为大鸡巴对自己这么凶。

  王娜不止所以的站在一边,董卿很熟练的蹲在我的身下,握住我的鸡巴送到了嘴里。我的鸡巴在董卿的嘴里熟练的抽插着,被口水浸湿的鸡巴被董卿吞进嘴里,用舌头轻轻搅动着,然后又吐出,董卿肥嫩的小手轻轻的按摩着我的睾丸,让我的鸡巴一阵阵更加坚硬。董卿的确更懂得男人,一张肥脸虽然很难看,但是嘴巴的确是男人梦寐以求的淫荡之洞。

  王娜在边上简直惊呆了,高傲的女编导浑身赤裸跪在地上,嘴里含着上司的大鸡巴,大鸡巴青筋暴露,如果不让她捅进女人的密洞,相信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了。

  董卿把我的鸡巴从嘴里吐出来,命令王娜,「你这个骚女人,看到老娘伺候男人你闲着,甭想看我的笑话。」说着,董卿更卖力的帮我含鸡巴,一阵阵快感从鸡巴中升起,我说:「董卿,我快射了,快点。」董卿握住我的大鸡巴,使劲吞下,又轻轻的吐出。董卿这个骚女人真的是被男人玩弄多了,嘴巴也能让男人销魂。

  就在我马上就要在董卿嘴里射精的时候,董卿也感觉到了我鸡巴一阵阵的坚硬粗壮,她眼珠一转,把鸡巴吐出,然后拽来王娜,说,「骚女人,看到怎么含鸡巴了吧,下面该你了。」我立刻理会了,董卿想让我把精液射到王娜的嘴里。

  王娜那里知道,只是顺从的蹲在地上,我看到王娜下蹲的时候,两条雪白的粗腿并拢在一起,两条本来就浑圆粗壮的小腿并拢之后,显得更加粗壮肥嫩,她蹲下的时候肥大的屁股也下意识的向后厥起,王娜雪白的大屁股和大粗腿,让我的鸡巴更加坚硬,差点射了出来。

  我忍住,看着身子下面蹲在地上脸贴在我鸡巴上的少妇,王娜眼睛里含着泪水,土气的脸上满是泪水和我鸡巴带出的口水。她用颤抖的手握住我的鸡巴,张开嘴就要含进去,我捧住她的脸,说,别动,让我来,然后我捏着王娜的脸,让她张开嘴,握住鸡巴,轻轻的把鸡巴松进她的嘴里,然后抱住她的头,把鸡巴一下下的插进她的嘴里。

  王娜被我捅的有点恶心,我也迟迟到不了快感,只得把鸡巴拔出,我捧起她两只还算丰满的乳房,把鸡巴放在乳房中间,王娜两只柔嫩雪白的奶子加紧我的鸡巴,鸡巴头顺着乳房中间探出,王娜又低下头含着鸡巴,慢慢前后套弄着。

  我站在地上,看着这个刚刚结婚不久的女人背着丈夫给别的男人含鸡巴。我说:「王娜,你要放开自己,放开自己放荡的一面,全心全意为我服务。」王娜觉得自己的嘴里都插进了男人的鸡巴,也没什么好矜持的了,就按刚才董卿给我口交的样子,把鸡巴从嘴里吐出,双手扶住,然后伸出舌头,从我的睾丸开始往上舔。

  舌尖混合着唾液接触着我的阴茎,一阵酥麻的感觉马上遍布了全身,接着,她用舌头搅动我整根鸡巴,然后张开嘴,把鸡巴又吞了进去,我被她刺激的简直兴奋到极点,抱住王娜的脸,不管她能不能承受把粗大的鸡巴全部插进王娜的嘴巴里,我像干别的女人浪屄一样抽插着王娜的嘴巴,狠狠的插了十几下之后,后背一麻,一股浓浓的精液全部射进了王娜的嘴里。

  王娜一共也没让丈夫玩过几次,因为不想要孩子,一直让丈夫带套,从来没有接触过精液。这一回突然觉得嘴里的大鸡巴使劲一胀,一股浓浓的腥味的粘稠的液体一下子窜进自己的嘴里,她马上知道了,我射精了,可是已经躲不开,只好任由我的精液全部在她的嘴里射出。

  直到我把鸡巴从王娜嘴里拔出来,王娜一下子瘫软在地上,嘴巴里流出我的精液和她唾液的混合体,使劲的干呕几下。她虽然这么被男人猥亵,但还是感到一丝的欣慰,毕竟我已经射精了,噩梦就要结束了。哪想到,她的噩梦才干刚开始。

  这时,董卿已经坐在沙发上,叉开自己粗肥雪白的大腿,黑褐色的浪屄大大的暴露出来,两条粗肥无比的小腿搭在扒开浪屄的胳膊上,肥厚的阴部凸起,两片肥大肉片一样的阴唇向外翻开,露出了刚刚被我捅成圆洞的浪屄,阴道里还源源不断的往外流着淫水。「骚女人,过来,给老娘也舔舔。」王娜看着董卿暴露的浪屄说:「这怎么舔啊?」「笨蛋,你自己还不知道女人需要哪的刺激吗?把你的舌头伸出来,像平时手淫一样抚慰我的阴蒂,阴唇,快!」王娜没办法,只好又跪在董卿肥大的屁股中间,她看着董卿已经湿润了的阴部,明显比自己的要丑陋很多,两片阴唇向外翻开,粉红色的阴道口被淫水滋润的很潮湿,里面褶皱的嫩肉在不停的跳动,董卿的阴道是一个大大的裂口,从阴阜一直连接到肛门的位置,裂缝两边是鼓起的大阴唇,上面稀疏长着一些卷曲的阴毛。

  王娜伸出舌头,顺着肛门的位置,用舌头向上舔,慢慢的抖动,舌头慢慢的搅动,从董卿阴门的末端一直舔到阴蒂的位置,然后舌头张开,按在阴蒂的位置上,轻轻的摩擦着。

  董卿感觉到自己的下体被一个又湿润又温暖的东西触碰着,一阵强烈的快感涌出,「啊,啊,好舒服,没想到你含鸡巴不行,舔骚屄倒是有一套,快,为我服务,舔我,啊,啊,骚货。」董卿被刺激的夹紧肥嫩的大腿,把王娜的头夹在自己潮湿的阴部中间,王娜尽职的用嘴吞下董卿流出的淫水,含住董卿两片肥厚无比的阴唇,然后轻轻的搅动,又伸出舌尖在董卿已经挺立的阴蒂上反转腾娜,弄得董卿非常舒服。

  董卿两只粗肥的小腿架在王娜的肩膀上,肥大浑圆的大白屁股跟随着王娜舌尖的刺激淫荡的扭动着,董卿张开自己淫荡的嘴,轻轻的呻吟着,两只手分别抓住两只早已肿胀的乳房,涌手指拨弄着已经挺立的乳头,黑褐色的大乳头在董卿自己的刺激下,显得更加的淫荡。

  王娜的头被董卿两条雪白又非常粗肥的小腿夹着,她是跪在地上为董卿口交的,两只手抓住董卿肥大的大屁股,伸出舌头搅动着董卿的阴部,她想:「这就是这个高傲女编导最隐秘的部位,刚才自己上司那根粗大的鸡巴就插在这个湿润的肉洞里。」董卿粗肥雪白的小腿就搭在王娜的后背上,在柔嫩的腰肢下面,就是王娜无比宽大的大白屁股了。虽然她的屁股是扁平的,不过,像这么厥起来反而显得更加的肥大。我轻轻的抚摸着王娜肥美臀丘上精细的嫩肉,王娜稍稍反抗一下,也就没有再做进一步的动作。

  我一边抚摸着王娜肥厚的大屁股,一边像屁股中间的肉缝看去,王娜的阴部经过这么长久的刺激也已经湿润了,两片窄小的肉片从大阴唇中间的裂缝中探出来,微微的粘在一起,把她目前还只容纳过一个男人鸡巴的阴道挡住,她的阴唇虽然也有点发褐色,但是比起朱云的黑浪屄来说,可是好看很多。虽然王娜柔嫩的阴道被阴唇遮挡住,但是一股涓涓的淫水还是顺着她阴道靠近肛门的肉缝中流出。

  我看着这么柔美的浪屄,怎么能让她浪费呢,于是我又跪在王娜的身后,握紧自己粗大的鸡巴,我不会让她有太多反抗的时间,我对准王娜湿润的洞口,龟头欠住她肥嫩的阴唇,一使劲,借着她淫水的滋润,大半根鸡巴就直挺挺的插进了王娜的阴道中。

  王娜突然感觉自己的屁股中间有一个又粗有热的东西顶住,她刚反应出来是男人的鸡巴的时候,这根坚硬的鸡巴已经直挺挺的插进了自己湿润的浪屄中,王娜知道自己的身子已经完全被糟蹋了,自己已经不再属于老公一个人,她拼命的反抗着,扭动自己肥大的屁股,脸埋在董卿浪屄中间,反抗着,「啊,不能啊,不能插进去,啊,求求你,快拔出来,我不能,我不能,求求你。」我调整了一下姿势,跪在王娜赤裸的大屁股后面,慢慢的抽出,又用力的使劲,鸡巴紧紧插在她的浪屄里。王娜不愧是刚结婚的少妇,浪屄很紧,我的鸡巴和她阴道的内壁紧密的接触着。

  我太喜欢干中年妇女了,喜欢她们骚浪的样子,粗壮的小腿和肥大的屁股,但是却忽略的阴道的柔美,相比之下,王娜这个骚洞的确要好很多,我的鸡巴在王娜的阴道里抽动,王娜拼命的反抗,扭动自己的大屁股,不过还是无济于事。

  王娜的屁股很大,此时厥起来就显得更加的肥美浑圆了,硕大的大屁股上的腰肢显得很纤柔,我抓住王娜的纤腰,一只手按在她肥大雪白的屁股上,把鸡巴狠狠的在王娜的浪屄里抽进捅出。

  「不要啊,不要,求求你,啊,太粗了,不要,不要折磨我,啊,你不能这样,让我怎么见我的丈夫啊。不要再捅我了啦,啊,不要,太大了,我受不了,啊。」任凭王娜在我的身下大声叫着,我的鸡巴仍然在她的浪屄里不停的抽插,从我的角度来看,我的鸡巴就像一根粗大的肉棒,嵌在王娜肥美的大屁股中间,不停的进出着。

  「啊,啊,不要,求求你了,我,我,我,不行了,啊,啊!」王娜被我捅的已经不行,她老公的鸡巴比我要小一倍,我这么粗大的鸡巴捅进她柔嫩的浪屄中怎么可能是一样的感觉。虽然她还不停的反抗,但是身体已经起了反应,王娜的浪屄里的嫩肉开始不停的跳动,肥大的屁股开始随着我的抽插而轻轻扭动,淫水也越来越多,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里抽动,发出吧叽吧叽的声音。

  我的鸡巴在她的浪屄里浸泡的全都湿润起来,从她的阴道里不停的带出她分泌的淫水,沾满了她的阴毛,阴唇,也沾满了我的下体。

  王娜被我这么粗大的鸡巴捅入了进去,刚开始还反抗着,后来,也没有力气了,她丈夫也是个半废人,鸡巴小的可怜,又没有什么能力,而王娜自从少女变成少妇之后,她突然感觉自己的性欲陡然增长,下体经常就变得湿润,而搔痒,渴望男人的抚摸,渴望男人的进入,可惜却总的不到满足。

  此时让这么粗壮的男人糟蹋,除了有对丈夫的羞愧之外,女人最原始的渴望也被打开,从身体深处渴望男人大肉棍的插入。

  「啊,啊,好大,好粗,好热,啊,插我,啊,插进去,啊,不要,丈夫,我对不起,对不起你,我让别人玩了,啊,不要,不要干我,啊,好大,啊。」王娜跪在我的身前,肥大浑圆的屁股向后厥起,一根鸡巴从她肥嫩的臀丘中间插进湿润的浪屄里,我看着她肥大的屁股,这么肥大的大圆屁股此时就被我抱在身前,更使劲的干着王娜。

  「嗯,哦,嗯,嗯,啊,好深,好深,啊,我,我从来,没有,没有被捅,捅的这么深,啊,使劲,啊,老公,我不干净了,我,屁股后面插进的是别人,啊,啊,好胀,啊。」董卿此时把自己的浪屄也紧贴王娜的脸上,这样以来,她两只白皙粗肥的腿就完全搭在王娜的后背上了,我一边捅着王娜,看着王娜像磨盘一样的大屁股,董卿两条又粗又肥的小腿更刺激着我。

  董卿伸出自己肥嫩的小脚,伸到我面前,我轻轻的咬着,然后她又把两条粗肥无比充满肉感的小腿伸到我的面前,两个肥嫩柔滑的腿肚子蹭着我的脸,我看着董卿两条最粗最肥最壮的小腿在我的眼前晃着,她自己揉着两只硕大的乳房,紧闭双眼。

  董卿大腿中间是王娜的头,王娜一边接受我的大鸡巴,一边给董卿舔浪屄,我摸着女人硕大的屁股,干着王娜的身子,董卿两条粗肥的小腿又在我的脸上摩擦,我实在忍不住了,紧紧抓着王娜的大屁股,一下下迅速的把鸡巴插进去。

  「啊,啊,啊,好快,啊,我不行了,啊,好舒服,啊,经理,你太猛了,比我丈夫强多了,啊,比我丈夫,强,啊,干我,干我啊,我好舒服,啊。」王娜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大鸡巴变得更加强壮,我使劲的抽插着,身子下的王娜渐渐只剩下高声的浪叫,肥大的屁股更加高的向后厥起,让我的大鸡巴完全的插入。

  董卿虽然总是被各种男人玩弄,一般出去开会,她的浪屄就成男人泄欲的工具,但是,她可能还真的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一个男人干女人,此时又有王娜给她舔。

  董卿看着我的鸡巴在另一个女人的身子里蠕动,她紧紧的抓紧自己丰满的大奶子,然后伸出一只手伸到大腿中间,按住自己的阴蒂,疯狂快速的揉着,一阵阵强烈的快感油然升起,王娜此时虽然被男人糟蹋着,但也伸出自己的舌头,全部插进了董卿泛滥的阴道里,并且用嘴唇亲吻着董卿翻起肥厚的阴唇。

  董卿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使劲抓着自己的奶子,大屁股不停的扭动,眼睛使劲盯着我粗大的鸡巴,然后她开始大声的浪叫,大屁股有节奏的一顶一顶,然后,董卿突然使劲全身的力气,把肥硕的大屁股顶起来,高声「啊」的一声,浑身就直挺挺的悬在那里,紧接着,一股浓浓的淫水从董卿那翻开的浪屄中间喷出,全部喷在王娜的脸上。

  王娜亲眼看到女人的阴部竟然有这么剧烈的反应,她看到董卿肥厚的阴唇向外翻开,阴道内壁一阵紧缩,然后竟然有淫水从阴道里喷出,她看到董卿浪屄的变化,自己的下体也承受我大鸡巴剧烈而迅速的抽动,她也感觉自己体内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充实感觉,体内像是有一种强烈舒服的感觉在慢慢积累,大鸡巴就像是活塞一样,不停的往自己体内注入性感的活力。

  「啊,啊,不行了,啊,我不行了,干我,经理,快干我,啊,你真棒,弄死我了,太粗了,太壮了,啊,啊,使劲干我。」王娜此时也到了高潮临界点。

  董卿此时已经浑身松软下来,两条雪白的肥腿搭在王娜的后背上,放松的小腿显得更加粗肥。

  我看着这么无比粗壮的小腿,雪白而光滑,鸡巴更硬,我抓紧了王娜肥硕的大屁股,一下下快速的抽动起来,我感觉到王娜的阴道里开始不停的收缩,随着我鸡巴的抽动,收缩的越来越快,最后变成了颤动,而此时王娜的整个身体也不停的颤抖着,我的大鸡巴插进她的浪屄,我的身体不断撞击着王娜肥大丰满的屁股,肥美白皙的臀肉被我撞的翻起阵阵涟漪。

  王娜抬起头,长大嘴巴:「啊,啊,嗯,嗯,哦,啊,使劲,啊,经理,好好干我,啊,经理,经理,我的男人,比我丈夫强,啊,经理,大鸡巴,干我,我要到了啊,啊,啊。」王娜的身体在此时也起了剧烈的反应,肥厚的阴唇紧紧抱住我的鸡巴,柔美湿润的阴道紧紧夹住我的鸡巴,我把鸡巴使劲插进她阴道伸出,王娜浑身颤抖,然后我感觉一股热流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我赶忙把鸡巴拔出来,王娜使劲厥起自己的大肥屁股,啊的高叫一声,一股淫水也从她自己的阴道里喷射出来。

  她从来没有被男人干到高潮,更没有享受过喷水的快感,王娜浑身松软,白皙的身体已经瘫软趴在沙发上,两只奶子被挤在身子下,满是董卿淫水的脸庞被干的有些迷离,就只有肥大硕肥的大屁股高高厥起,湿润无比的阴道被大鸡巴撑成了一个圆洞,从里面喷出一股浓浓的淫水。

  王娜的淫水喷了很久才完,此时她的下体已经湿润的一塌糊涂,我又调整姿势,握住大鸡巴,把粗壮的肉棍再次捅进了她的阴道里,王娜此时被我干的还在高潮期,马上又扭动大屁股迎合着我的鸡巴,「我的大鸡巴,这才是女人的高潮啊,啊,啊,舒服死我了,啊,我从来没有这样过。」我的鸡巴上满是王娜浪屄里的淫水,此时两个女人都到达了高潮,我也不管了,大鸡巴一下下迅速的在王娜的阴道里抽动着,扶着她的大屁股,快速的运动着。

  看着眼前两个赤裸的女人,一个40多岁,一个27岁,都是身体白皙,粗腿大屁股,我看着身下王娜的大屁股,肏着她的浪屄,沙发上的董卿更是叉开自己的肥腿,暴露自己让我干过很多次的浪屄。董卿的肥厚的阴唇翻向阴道两端,阴道里还在流出淫水。

  我看着眼前这两个让我玩弄的赤裸的女人身体,感觉鸡巴一阵发麻,更加快速的抽动起来,王娜虽然没有太多经验,但是自己毕竟是个少妇,被男人干是不可少的,她感觉到我的鸡巴一阵阵发胀,知道我要射精了,自己的身子被我糟蹋了,反正也不是处女,毕竟自己先给了丈夫,后给了经理,但是想让男人把精液射到自己的身体里可是万万不可的。

  「不要,不要,快拔出来,不能射在里面,求求你。」王娜拼命扭动自己的大屁股,但是已经晚了,我腰肢一挺,鸡巴全部插进王娜的阴道里,噗噗噗,一股浓浓的精液全部射在了王娜的阴道里。

  她自从结婚后,一直就让丈夫带套子,从来没有被射精的感觉,只有男人把精液完全射进女人的身体,才算真正的性交,王娜感觉到自己体内注入了大量粘稠热乎的液体,这不同于任何的液体,带有强烈雄性的味道,刺激着自己的阴道深处,精液沾满王娜的阴道里,给她带来了只有精液刺激才会有的又一个高潮。

  她已经顾不上懊悔,享受短暂的性交快感,王娜就这样被我干了,我的鸡巴插进了她的阴道里并且在她体内射了精,王娜被精液刺激着,肥大的屁股有节奏的扭动,张开嘴巴「啊啊」的叫着,然后,我把鸡巴从王娜身体里抽出,王娜也马上瘫软在地上。

  董卿这时候叉开自己的粗腿,说:「在这个骚货里面射了。」,我挺立着粗大湿乎乎的鸡巴,点了点头。

  王娜蹲坐在地上,浑身赤裸,粗壮的两条腿肥开,自己刚被男人干过的阴道张开,从里面流出了自己的淫水和我精液的混合液体,王娜低下头,看着自己的下体流出来男人的精液,知道自己被糟蹋了。

  她轻声的抽泣起来:「我该怎么办啊,我怎么办啊,我被玩了,我可怎么办啊,我怎么和丈夫交待?我的身体插进了另一个男人,我丈夫还没在我身体里射过,你就把精液射到我的身体里。我可怎么办啊,呜呜呜。」董卿看着被我糟蹋的王娜,心情也很复杂,这个女人让自己心爱的大鸡巴干了,自己也第一次从第三者的角度看到这个男人干女人的情景。

  「放心吧,曹少弼的东西可是很强的,你就要有了,我的孩子可就是曹少弼的种。」王娜听董卿这么一说,更加伤心的哭了起来,「你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好好洗洗身子,别让丈夫感觉到你刚被人干过,然后晚上再和丈夫真正做一次,让丈夫也射到你的身体里,就OK了。」董卿转身看着我,说:「曹少弼,你把我骗到你这里来,本来说要好好弄弄我,怎么把东西给了这个女人,你还行吗?」我看着下面依旧挺立的大鸡巴,向她耸耸。

  董卿微微一笑,爱惜的握住我的大鸡巴,说:「真想像一年前那样,咱俩天天赖在床上,让你从早到晚的干我,真是舒服啊。」说着,董卿把鸡巴放在嘴里,含了几下,我的鸡巴变得更加粗硬,然后她一首握着我的鸡巴,一手扒开了自己的阴唇,把鸡巴好不费力的放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中年妇女就是有中年妇女的骚浪劲,当我把鸡巴捅进董卿浪屄的时候,她张开大嘴,高声的「啊啊」浪叫着,然后把整个身体都贴在我的身上,两只肥大的奶子在我胸前蹭着,两只雪白丰腴粗壮的小腿紧紧盘住我的身体,扭动着大屁股让我的鸡巴在董卿的身体里自由的抽动。

  「啊,啊,曹少弼,想死我你的大鸡巴了,干死我,啊,好舒服,大鸡巴,真硬,捅的我舒服极了。」「你要是我老公该多好,天天肏我,天天干我,啊,真深,你的鸡巴真大,捅我,干我。」「哦,哦,我的下面都让你捅松了,捅胀了,这么粗的东西,别人怎么受得了了了。」董卿就这样被我压在身子下,叉开两条无比粗肥白皙的大粗腿,露出自己中年妇女淫荡的阴部,让我的鸡巴尽情深入,她紧紧抱着我,我也搂住她,我们激烈的亲吻,我使劲的揉着董卿的大奶子,使劲干着她的浪屄。我双手搂住她的腰肢,抓着董卿肥硕的大屁股,董卿是最淫荡的骚货,磨盘大小,水蜜桃一样雪白浑圆的大屁股不停的扭动,接受我的大鸡巴。

  我们俩人像夫妻一样的性交着,董卿雪白的身体蜷缩起来,两条粗肥的小腿叉开,我压在她的身子上,用大鸡巴不断的砸入她的身体,让刚被我干过的王娜第一次看男人糟蹋别的女人的情景。

  王娜看着我和董卿忘情的性交,自己也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董卿在身下被我干的又渐渐起性,「啊,啊,曹少弼,用力,快用力使劲捅我,啊,使劲,我快到了。」我起身,抓住董卿两条粗腿,然后把鸡巴使劲快速的抽动着,一会,董卿的身体开始颤抖,阴道也开始收缩,她扬起头,「啊」的一声大叫,阴道不停的收缩着,我知道她又到高潮了,我也赶忙使劲捅两下,把鸡巴使劲一挺,精液又再一次射到了董卿的身体里。

  我俩相拥着知道高潮结束,然后都坐在沙发上。王娜完整的看到了我和董卿性交的过程,她怯生生的站起来,说:「经理,我能走了吗?」「你现在后悔我干你吗。」没等我说完,王娜想到自己的身体被经理糟蹋了,又禁不住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自己擦擦下面,没什么大不了的,女人就是让男人玩的,让你丈夫插也是插让我插也是插,你回去好好休息吧,多久都行,工资三倍,另外,我答应你,你的付出不会白费的,下面我就要和你丈夫合作了,公司的下一个项目就是两个把鸡巴插进过你身体两个人的合作,至于你会不会把我弄你的感受说给丈夫听,那是你的自由。你放心,把文件留下,你走吧。」王娜此时不知道怎么办,自己背叛丈夫的确让她无比懊悔,虽然经理带给了她真正属于女人的高潮,但是自己的身子还是丈夫的,不过,帮助丈夫赢得了一笔大单也是很安慰的。

  王娜在我面前穿上衣服,从一个赤裸大屁股大粗腿的少妇又变成了打扮有些土气的女人。然后默默的走了董卿这个骚浪的女人看到我的大鸡巴竟然又犯起了淫贱,把大屁股对着我,坐在我的身上,把鸡巴深深插进自己的阴道里,又让我干了一次,然后我俩才从公司出来,董卿送我回家。

  在这一天我干了王娜一次,干了董卿三次,估计董卿又要怀上了。

  其实我早就想和王娜老公的公司合作,他们的价格和服务还有设计都非常让我满意,况且王娜老公只是一个小头头而已,一周之后,公布标的,王娜老公公司竟标,她老公全权负责和我公司的接洽,这个猥琐的男人,自己老婆让我的鸡巴插进了,在他老婆身体里射精,让他老婆给我口交,可是他对我还是像狗对主人那样的顺从。

  他知道是自己老婆帮助自己弄到了这么一大单,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老婆是用自己阴道和经理鸡巴的接触,让经理射精来完成的,更不知道就算没有王娜,我们也会选择他们的。

  【完】
本主题由 mmcwan21 于 2015-2-11 12:49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