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内衣厂长的春天】【作者:多情空间】【完】加载中加载中
【内衣厂长的春天】【作者:多情空间】【完】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草比克视频

地址发布页: 永远不丢失地址:
3.5个亿! 够了,是呀,也该好好享受享受了! 。
  “看看秘书李小姐送来的个人财产报告, 身为柔波内衣厂的董事长我不尽感慨万分。 从10多年前不顾众人耻笑,承包镇办内衣小厂,到今天拥有近10几亿资产的私有公司,可以我说是付出了很多。 转眼都快40岁,女人虽然不少,但到现在还是光棍一个。
  前一段时间正值一年中少有的淡季,我经不住几个铁杆老友的再三邀请,前往有着”淫贱之都“的日本玩了两个星期。 这两个星期的见识,对于10多年来一直埋头苦干的我来说是大开了眼界。 人生需及时行乐。 同样早是亿万富豪的老友石田达好多次这样劝说只知拼命赚钱的我。
  ”对呀,要及时行乐呀。也该休息、休息,享享福了“我得好好计划、计划,用现在年轻人时髦的讲法,是要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
  ”董事长,可以进来吗?“秘书李小姐的敲门打断了我的思路。
  秘书李青曼是我从两年前省秘书高等学院精挑细选来的出挑的美女。 我自小有一个嗜好,对女人,一定要巨乳丰臀,皮肤白皙,否则单单只有什么羞月闭花的脸蛋,我是没有什么兴趣的。 李青曼自然是属于我理想中的那种类型的女人。 36D的木瓜奶,91的臀围,一身嫩得可以掐出水的白肉,再加上一张有几分妖艳的小脸,当年在商校招聘会上第一眼看到她,我的鸡巴就充血。 我一直待她不薄,实习期就开了她每月三千,还没有到公司半年,早就不是处女的她就半推半就成了我的女人。
  李青曼见我示意她进来,就轻声反锁关上门,然后满脸不高兴地走过来。 虽然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但她不愿意被别人说成是那种小蜜,靠卖身发财。 其实她也是,难怪是农村出来的女娃娃,都什么年代了,长得美艳也是优势吗!
  ”这次去日本,怎么也不带上我,讨厌!“小李嘟着嘴,把文件夹往桌上一扔,一屁股坐在我的腿上,两只小手轻轻地来拧我的脸。 也只有那么几个久玩不腻的女人,才敢这样放肆。
  ”我们去日本玩女人,你去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你玩女人,我玩你吗!“说着她用她的白若葱茎的小手伸向我的胯间,一把抓住我还在休息的鸡巴。
  ”小骚货,几天没见,就欠插了!“,我拿开她还握住鸡巴的小手,”先说正经的吧!我出去的这些天,设计科有没有把新的奶罩设计好呀?这批美国定单可是一个大买卖,弄不好,我可要喝西北风哦!“小李见我说正经的,不敢和我再胡闹,从我身上坐了起来,拿来文件夹,俯身给我看设计科刚出的”魔镜“系列奶罩。 魔镜即指采用最新的高弹、超细织、超炫的纤维面料坐外衬的奶罩。 ”恩,不错,很性感。试过衣没有?“我一面埋头看着资料,一面问小李。
  站在身边的小李没有作声,我正奇怪,却听见小李窃窃的笑声。 我扭头一看,却让我前几天累得够呛的,还没起床的鸡巴勐地支楞了起来。 眼前的李青曼早已趁我不注意脱得只剩下一副炫眼的青色奶罩和开档的黑色丝袜。 我注意一看,塬来这就是”魔镜“奶罩。 青色的全包裹的奶罩将我的小骚货略微嫌长的木瓜奶包在胸前,两块白白的嫩肉被两个青色的罩杯挤到一起,形成的深深的诱人的乳沟发出柔和地光泽,乳罩的中间隐隐约约看得见俩个突起的乳头。 我盯着那双早已熟悉,却似新遇的奶子,一只手一把抓住自己的鸡巴,勐地搓了起来。
  看到我这样激动,小李也没有想到。
  ”骚货,想累死老爷我呀!“一听我笑骂,还用上我们做爱时才用上的”老爷、贱人“词语。 小李笑得更骚了。
  ”老爷,贱人知错了!“小李就势跪倒地下,用两只膝盖爬到我的面前,抱住我的双腿。 ”小的任老爷处置。“这个小丫头,倒表演的有模有样。 也怪不得我操了这么多女人,和她在一起两年多了,也没觉得多腻味,一个多星期不干一次,还真有些想她。
  ”抽自己的脸“,我突发奇想”不,抽自己的奶子“。
  小李噗哧笑了,立起身来,将奶子挺在我的眼前。 不过手倒没有停,从下到上,轻轻地拍着青色奶罩下的木瓜奶。 操,真是他妈的在奸杀我的双眼! 在小手的轻轻拍打下,两只淫贱的大白奶在乳罩的制约下不得不勉强的上下抖动,由于魔镜奶罩的设计,倒让这抖动别有一番滋味。 奶子不像没有戴奶罩时那样上下左右乱蹦,确像是夸大了大街上的大奶妇女奶子上下一走一颠的妙景。 眼前的奶子让我想起了,前几天在日本和一个大奶妈玩的一个节目,有女侍者用一根绳子绑起那个女人的两个长条形大奶,然后把绳子的中央挂在我的脖子上,由三位助手抬起女人的臀部和两条大腿,我站着把我的鸡巴插入她的闭中间,同时命令女人一手捏我的乳头,一手摸我的睾丸,那张肉嘴还不忘嘬我另一个乳头。 随着我的抽插,她的两只被绑起来的奶子,疯狂地上下抖动。
  我被这眼前的艳景弄得有些癫狂了。 我勐得掏出鸡巴,把跪在我面前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小李的头一把抓了过来,一下子把我的鸡巴塞进了她的嘴里。
  小李措手不及,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的她,开始还推推搡搡的不愿意,看我兴致那末高,没有停止的意思,后来也就用手抓住我的阴茎根部,用心的给我口交起来。 我张开两腿,俯下身子,双手抓住她那被魔镜奶罩包得不紧不松的柔软的奶子,一手一个,疯狂的揉搓。
  ”操死你,日死你!操死你这个贱闭,我日你妈,日你姐。日死你这个贱婊子!“我一边疯狂地在小李的口腔里抽插,一边回忆着我这两个星期在日本的所见所闻。 是啊,以全世界到处采花的日本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各种方式的玩女人,才是真正的享受生活。
  小李听见我的从来没有讲过的脏话,不紧停了下来,我也觉得有些失态,但下面的老弟却正在关键时候,我只好使出蛮力,不管小李愿不愿意,按住她的头,加紧抽插,直到把所有的津液射到她的口里,才两手放开她,倒在了沙发上。
  小李忽地从地上站起身来,生气的看着我。 由于我的津液还在她的嘴里,她也从来不会吞下去,所以看着津液挂在她嘴唇边,和着嘴唇想骂我却又不能的样子,我哈哈笑了起来。
  ”呸!“小李陡然间凑近身来,把夹杂着她口水的精液,吐在我的胸前。
  我的笑声嘎然而止。 这匹小烈马,还真有你的。
  ”你今天有病“,小李气乎乎地收拾起衣物,突然间像记起什么似的,一把解开那只青色的魔镜奶罩,仍在我的身上,跑到我办公室里的更衣室去了。
  是啊,我有病,这次日本之行对我影响很大,我也该从赚钱的一线下来,好好的计划一下如何享受生活了。
  字节数:511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