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兔子系列----大姨姐(我和大姨子)【完】(作者:不详)加载中加载中
兔子系列----大姨姐(我和大姨子)【完】(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草比克视频

地址发布页: 永远不丢失地址:


  我叫兔子,一只爱吃窝边草的兔子。老婆的两个姐姐结婚前就让我垂涎欲滴,发誓早晚要得到她们。

  大姨子是个贤妻良母型的女人,很瘦小,比我大3 岁,二姨子很漂亮,丰满,白皙,见过世面,是个娇妻淫娃,比我还小1 岁。我一直都想占有她们我的经济条件还好,老婆也年轻漂亮,就是在性生活上不太能满足我,也许我性欲太强了吧。我的性格很开朗的,爱开玩笑,和姨姐们处的很好,这也给我提供了机会。

  先说说我是如何搞定大姨子的吧,那是我和老婆刚一年,老婆怀孕5个月……那次大姐夫肾结石住院,和我借了8000块钱,大姨子这次到我家来是还钱的老婆那天加班,我先回的家,大姨子先和我买了菜,然后作饭,又收拾家,很贤惠,唉!她为什么是妻子的姐姐呢?

  吃过饭,我们看电视,没什么意思,新闻联播的时候,我放了一本碟,是3类的,其中自然有不少男女主角在床上缠绵镜头,每当出现这种镜头时,我就微侧头偷瞟大姨子的反应,在光影中的大姨子侧面线条很美,并不输给老婆,而且比老婆更多了一分女人味。

  只见她盯着屏幕上的男女主角一丝不挂的在床上翻云覆雨,晶莹剔透的眼中蒙上一层雾气,这是女人动情的征兆。当然大姨子会尴尬,所以就在她起身准备离开时,我一把拉住了她我的情欲这时一发不可收拾,忘了她是我妻子的姐姐,当她挣扎欲起身时,忍不住右手抱着她的大腿,左手隔着外衣握住她娇小的双峰,我不理她的惊叫,揉动着她的乳房。

  她紧张惶急:「哦!别这样,……」

  我不理会她,伸手探入她衣内拨开胸罩,一把握住她的白腻娇小乳房,触手一团温热,她的乳尖已经硬了。

  她哀求着:「求求你放手,我们不能这样……哎呀!」我抚着她大腿的手探入了她的大腿内侧,深入到她腿根部的阴户上,她扭臀挣扎,伸手拉我伸入她胯间的手,反而更激起了我的情欲。

  她叫着:「你手拿出来,不要这样……哎呀!」她的美乳被我捏了一把,我这样上下其手,将她逗得手忙脚乱,她虚弱的说:「你放手……别这样……哦!」

  她说话时,我伸在她胯间的手已经探入她的裤子,巧妙的拨开她的小内裤将手掌盖在她浓密多毛的阴户上,指间同时触摸到她的阴唇花瓣。

  大姨子开合着大腿哀求我不要再继续:「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哎!」我的中指插入了她的嫩穴,感觉到阴道壁上有一层层的嫩肉蠕动收缩,紧紧夹着我的中指,我用中指不停的在她嫩穴中快速的抽插,指尖撞击在她子宫深处的阴核上,花蕊为之开放,强烈的刺激,使得大姨子的身子像瘫了一样软绵绵的贴靠在我身上,张着小嘴不停的喘气。

  我趁机将她身子扳转过来,下面我的中指还不停的抽插着她的美穴,上面将嘴印上了她的柔唇,舌尖伸入她口中翻绞着,啜饮着她口中的香津,残存的一丝理智,使她并未配合我的亲吻,只是闭上眼睛,任我吸吮着她柔软的舌头。我扶着她的身子缓缓躺到地毯上,她立即挣扎想起身。

  她急喘着:「不可以这样,让我起来…我是你大姨子,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安慰她:「你放心!我知道你是我大姨子,我不敢强迫你的,我很喜欢你,真的,你让我这样抚摸我就很满足了……你不答应我不会的,我好久没有做了,我很爱你妹妹的,不然我不如找小姐发泄,大姐,你就让我稀罕一下吧,我不会强迫你的,我好难受,我求你了,我……」

  我这是睁着眼说瞎话,是吧,哈哈,反正我那时语无伦次了,记不得都说了些什么,反正大姨子好象是就信了我的话,反正已经被吻过爱抚过,只要我不再进一步侵犯她,她也就无奈的不再挣扎,任我恣意而为。

  她有点放心:「这是你说的喔!你要是食言,我就……我就……」我就怎么样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总之只要她信了我,就不怕她不就范了。

  于是我的嘴离开了她的柔唇,含住了她坚挺的乳房,她轻哼一声,动人的身躯在地毯上扭动着,使我更加亢奋。

  大姨子的乳房很小,两个乳头很挺,那时她的孩子4 岁,咳,老婆身过孩子不要这样才好我用指尖拨开她湿滑的花瓣,点在她鸡头般的肉芽上轻柔的抚动时,她挺动着阴户,亢奋的想张口,又赶紧捂住了嘴,唔唔的喘气声,令我的情欲高涨。而我也伸出另一只手,将她的裤子及粉色小内裤悄悄的褪到阴户下的大腿根部,如此更方便手指的活动。

  我用舌尖绕着她已变硬的乳珠打转,大姨子呻吟出声,激情的挺腰扭臀,滑腻的乳房在我脸颊上揉动激得我丧失了理智。于是我空着的手悄悄的拉下裤裆上的拉炼,连着内裤将西裤脱到膝部,粗壮的大阳具这时已高举起过九十度,坚硬的大龟头马眼流出一丝晶亮的液体。

  我拉过大姨子的手适意她帮我手淫,大姨子红着脸喘着粗气帮我撸着鸡吧,过了一会我说好难受,又让她用嘴给我含,她不肯,我又装出一副可怜相。[ 大姐,求你了,让我碰碰你的妹妹吧,我不插进去,我保证,我好难受,我求你了]

  大姨子闭着眼无奈的任我亲吻爱抚,我跪在大姨子跨前,手扶着鸡吧用龟头顶着大姨子红嫩的肉芽揉磨着,[ 啊,好爽,大姐,我操进去好吗]

  大姨子抓住我的鸡吧,咬着牙根唔唔叫[ 不行,你说过要算话] 可是我发现大姨子握着我的鸡吧在有鸡吧头有意揉着自己的小肉芽,我趁着她闭目享受之时,用我的大龟头拨开她的阴唇,借着湿滑的淫液将粗壮的龟头挺入她被淫液弄得又湿又滑腻的阴口上。

  大姨子连忙用手拨开,然后我又再次抵住大姨子的阴道口,揉几下就拿开,然后再抵上,摩擦,如此反复,这样大姨子戒心渐无,有一下我把整个龟头都插进去她都没觉出来,这样我的鸡吧和大姨子的阴道都很湿了,我一下比一下插的深,当龟头再次进入大姨子的逼里时,我索性一下插到了底……

  两个睾丸紧紧贴住了大姨子毛绒绒的阴户上大姨子阴道内感受到突如其来的肿胀,惊的尖叫一声,我的大龟头已经戳入了她的子宫深处,大龟头吻上了她的花蕊心。

  她惊惶挣扎叫着:「不要!你快拔出来……你说过不进去的……」我紧抱住她,用舌头堵住她张口大叫的嘴,手抱住的臀部,大力的挺动阳具在她嫩穴中揉动着,她哀叫着挣扎,踢动着美腿。我不敢抽插,不然弄了出来再想进去就难了。

  她流下泪水:「你放开我!放开我…不要这样……」大姨子真的流出了泪水,我不禁一阵愧疚,我这是在干什么?在身下被我干的女人是我新婚妻子的老婆啊!

  躺在地毯上的大姨子这时只是睁着泪水迷蒙的双眼看着我,雪白呈葫芦型线条的身躯一动也不动,我下身插的好像是一个不会反应的充气娃娃。我愧疚的目光看着大姨子:「对不起!你实在太美了,我忍不住……我喜欢你,你就答应我吧,我会对你好的,钱我也不要了」我当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

  说话间我控制不了挺动的下身,因为大姨子阴道壁上的嫩肉好像有层次似的,一层层圈着我的阳具,每当我的阳具抽出再进入时,阴道壁的嫩肉就会自动收缩蠕动,子宫腔也紧紧的咬着我龟头肉冠的颈沟,像是在吸吮着我的龟头,没想到她有如此美穴,比老婆好多了。

  大姨子的大眼还是看着我不语,突然轻皱眉头:「痛!……」为什么会这样呢?后来我知道,大姨子生孩子时阴道撕裂了,缝了几针,所以很紧,再加上从大姐夫患病以来,大姨子已经一年多没有做过爱了「痛!……」

  我立即趴在她身上停止了抽插:「对不起!我不动好了……] 说着我轻轻伏在大姨子身上,阳具则全部插在她阴道中不敢再动。

  大姨子看着我,我看着她,她脸上泪痕未消,而我底下粗壮的阳具又被她阴道壁蠕动收缩的嫩肉夹磨的更加粗壮,我强制的控制自己不再抽动阳具。

  我惭愧的说:「我不该这样,真对不起!我现在抽来……」」「你认为你现在把它拔出来,就能弥补你犯的错吗?」我羞愧的说:「我知道弥补不了!」

  我说话时,又感觉到大姨子的极品美穴在吸吮我的阳具,在这种无限畅美的肉体夹磨纠缠中要让我不动,实在难上加难。大姨子晶亮的眼睛又看着我不说话。

  我被看的很尴尬,做势要抽出鸡吧:「你好像真的很痛,我还是把它拿出来好了!」

  我的阳具正要离开大姨子的美穴时,她反而用两手抱住我的臀部,我的阳具又被她压了下去,与她的美穴密合在一起。

  大姨子闭上眼,泪水流下脸颊,抱住我臀部的手开始向下轻压,下身又缓缓挺动起阴户夹磨我的粗壮的阳具,女人真是矛盾的动物。

  于是我不再多说,也配合着大姨子的挺动将阳具在她的美穴肉抽插着。

  大姨子闭上眼享受生殖器结合的快感,我也闭上眼感受她极品美穴的夹磨,我们就这样默不出声静静的迎合着对方。不多时,大姨子缠着我腰部的雪白美腿开始收紧,手也搂着我的颈部将我头部往下压,让我的嘴唇印到她的柔唇上,张开嘴将嫩嫩的舌尖伸入我的口中,任我吸吮着她的香津,又将我的舌尖吸入她的口中与她的舌头绞缠玩弄着,下身的阴户开始旋转挺动同时收紧阴道夹磨吸吮着我的阳具,美得我全身的骨头都酥了。极度的亢奋使我在她美穴中的阳具更加卖力的抽动,我真羡慕胖胖的大姐夫能有这么一个在外是淑女,在床上是荡妇的美妻。

  大姨子双手突然抱紧我,阴户快速的旋转挺动,两腿紧密纠缠着我腰。她呻吟着:「快点,用力…快……」

  我也激情的问她:「我的阳具大不大?你舒不舒服?」大姨子呻吟着回应:「好舒服……快点,用力戳我……用力……」说着她张开嘴咬住了我的唇,贪婪的吸吮我的舌尖,使我亢奋的挺动阳具迎合着她阴户的顶磨,用尽全身力气狠命的干着她的美穴,她的阴道突然开始急速收缩吸吮我的阳具,深处的子宫腔也收紧咬住的大龟头肉冠的棱沟。

  两人的生殖器已经完融合为一体,她阴户大力的旋转顶磨中,她的高潮来了,一股股浓烫的阴精由阴核花心喷出,浇在我的龟头上,我的精关再也把持不住,龟头又麻又痒,因为她是妻子的姐姐,我一旦让她怀孕……我的大阳具用力的冲刺大姨子的美穴几下之后,想拔出来发射。

  我喘着气说:「我射在你体外……」

  当我做势要将阳具拔出体外之时,大姨子却将两条腿缠紧我的腰部,两手伸到后面用力压住我的臀部,同时阴户用力向上挺,子宫颈猛力收缩,像钳子一样扣紧我龟头肉冠的颈沟。

  她呻吟叫着:「不要拔出来,我有避孕,用力……用力戳到底……」有了她这句话,我还顾忌什么,何况此时她的阴道好像大吸管,紧吸着我整根大阳具,我与她的生殖器紧密结合的一点缝隙都没有,舒服得我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全张开了。

  在龟头持续的麻痒中,大姨子的阴道里灌满了我热烫的阳精,大姨子忍不住又大力呻吟,全身再度抽搐,一波又一波的持续高潮,使她整个人瘫痪了,只是闭着眼陶醉在情欲交合的快感中,胯下的阴道则紧紧的咬着我的阳具不停的收缩吸吮,似乎非把我的射出的浓精吞食的一滴不剩。

  之后,我们收拾了残局,老婆下班回来,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完)